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17

第十七章  殿前议


“安王都没能啃下户部,换成状元郎能行?”

“我觉得够呛。”想了想小状元那性子,叶修微微摇头。

“那你看……”荣睿帝朝后仰了仰,好整以暇地坐待叶公子回答。

抚着下颔沉忖片时,蓦地觉出了味来。大公子整整衣袖,淡然道:“你不早就想好了么!”

喻文州露了几分笑:“朕虽想好了,就是不知叶大公子有何打算?”

两人对视一眼,算盘拨得哗啦啦地响,彼此心照不宣。

“时机未到,户部还动不得。兵部、礼部、刑部,安王手里的人太多,现在动,得不偿失。”

喻文州和叶修想到了一处,接着他的话道:“工部由太后掌控,户部的牵扯又太过复杂,加之背后世家盘根错节,安王不可能直接下手。若我是他……”

半眯着眼,叶修似笑非笑道:“若你是他,你会怎样?”

枝头的花谢得差不多了,结了一串串的果子,挂在树上看起来怪诱人的。打理的宫人架着长梯修枝,长得好些,再过些日子,就能摘下来往御案上送了。

“若换做是我,定不会给榜眼和探花太高的位置,树大招风,如此这般太过显眼,倒不如留待私底下慢慢渗透。反倒是那个武状元,想必安王爷在他身上押了不少宝。”小皇帝听着外边的声响,鸟啼虫鸣,阳春已过,他迎着叶修的目光笃定说道。

叶修定定地看了他一会:“你们喻家的人……”后面的话却是没接着说下去了。

喻文州微微侧了脸,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,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。

荣睿帝生得儒雅,平时也是一派谦谦君子之风。一把折扇握在手里,扇上吊个宝玉坠子,嘴角挂着拂面春风的浅笑,谁都得道一声陌上公子温润如玉。

那些个老臣连连叹气,愁出了满头雪。搁寻常百姓家里,哪个不窃喜生养出了个这般人物?可他偏偏是喻文州。——喻文州是皇帝,是生在帝王之家,担着天下之责的皇帝。

做皇帝的,心得狠。

昭帝抓着喻文州的手,七八岁的小太子堪堪够着自己父皇的腰。昭帝把人抱在腿上,总管公公识趣地关上门出去了。

南方发了大水,赈灾的银两早些日子就拨了出去,昨日收到急报,说是迟迟不见影。派了人去查,不查不知道,底下的官员一层一层地往下剥,赈灾的银子也敢贪。牵涉得太广,能动的却没有几个。荣昭帝怒火中烧,一堆折子劈头盖脸地摔下去,底下跪着的人怎么也不敢在这时触霉头。处理完这些污七八糟的事,昭帝揉着鼻梁暗自伤神。

小太子端了碗莲子汤送过来,软糯糯地安慰“父皇别气,别气”。看着眼前天真乖巧的小豆丁,总算稍稍放平了眉头,添了点笑意。

莲子汤搁在一旁没动,昭帝抓着玉玺给小太子看。天下、百姓……权力,都在这方玉玺上凝着。身后的声音醇厚,吐气之间没了一贯的冷冽,带了些深沉,落在小太子耳边都是意蕴悠长。

“州儿,你要记住,做皇帝光是爱民如子还不够。君者,掌令也。 满朝文武都听令于你一人,若是驾驭不住,那就是动了大荣的经脉。虽愿为仁主,也不可不立威。你得让你的百姓,你的臣子,尊你忠你,惧你畏你。”

“你得让他们知道,你才是执掌天下的那个人。”

多年之后,荣睿帝坐在龙座之上,笑着看他的臣子们议论纷纷,都得了犯颜直谏的忠名,唯他昏聩不明。

大学士的话一落,场上的情况又有了变化。中书省的蔡大人附和道:“臣以为,翰林院乃储望纳贤之地,唐有文献公,宋有王荆公 ,都为拜相之才。周状元虽贵为六首,拉翰林也在情理之中,算不作委屈。”

末了又似和事老般,折中道:“一甲三人个个都是人中翘楚,谁也不比谁差了几分。若陛下爱惜人才,倒不如一同提拔了去,也不失为一件美事。”

底下陆陆续续地响起应和声,这个说“臣附议”,那个也说“臣附议”,到头来齐齐跪下,共声高呼“望陛下三思”。

便是早料到这般场景,也忍不住发笑。翰林院现在是个什么地位,文武百官谁心中没点数?

翰林院担的是起草密诏、撰史修书的责,受的是皇帝的派令,几乎可称“天子私人”。历朝历代,能够点翰林那都是顶大的荣贵,成了天子心腹,大到阁老重臣,小到地方太守,封侯拜相,无不出自其中。普天之下,又有哪个读书人不想入得玉堂呢?

而如今……荣睿帝的视线收了回来,落在了自己的手上。如今皇帝自身难保,顶不上用。翰林院早已落败,空有一副花名架子。世家贵族、名流富贾……谁都能往里塞人。都是些钱权的事儿,杂七杂八的,横竖也都不是什么重要角色。

就拿罗小学士来说,固然是个可塑之才,不也是被世家的人弄进来的。翰林院的一干人不敢招惹世家,请了旨给人冠上了学士之名。刚过束发的小学士鼻梁上都在冒汗,看起来忐忑又无辜。到底还是没忍心为难人,错不在他,再计较无非是迁怒。干脆扔了笔头,由着他们去了。

如今铁了心地要把状元郎送进翰林院,一个个都等着座上的小皇帝妥协。话是讲得冠冕堂皇,这其中多少人真心,多少人假意,却是一看便知。

安王打量的视线一直没停下来过,明目张胆,喻文州克制住试图回望的冲动。

荣睿帝的脾气实在是太过温和,这样也没见他动怒。有人在心底腹诽,嘲讽落在了嘴边,眼睛都忍不住放低了一些——这就是咱大荣朝的皇帝哟。

吏部尚书清了清嗓子,论的议的渐渐收了声,说到底这事该归吏部管,一个个这会就又并了手,立了回去,心思挂在哪,分寸十足,精明得很。

见这帮人不闹了,叶秋这才上前行礼道:“‘三元天下有,六首世间无 ’,周状元能夺得六首之魁,可谓举世无双。如今大荣正是用人之际,有才不用实非明智之举。是以臣以为,状元郎之才德,担得起陛下高看,得以重用无可厚非。”

安王爷未显焦灼,留着耳朵听叶秋在这挣扎,眼神却没分半点过去。拢着袖子站在那,嘴角挂着和座上真龙相差无几的浅笑。

没理周围暗流涌动的窃窃私语,叶大人垂着头继续道:“话虽如此,然今朝取士天子门生无数,若就此优待,确是有失公允。”

叶秋的话实在太出人意料,霎时静可闻针落。安王狐疑地偏过头,复又抬首把目光放回荣睿帝脸上,似乎是想从细微的表情变化里捕捉端倪。

叶修站在最后边,缓缓勾起嘴角。

————

注:①君者,掌令也。——原句为“君也者,掌令者也。”出自《春秋繁露》。

②文献公,张九龄;王荆公,王安石。

点翰林、拉翰林都可以理解为考取的进士按例授翰林院的职官,入选翰林院。

玉堂:翰林院别称。

“三元天下有,六首世间无 ”——形容的是明代的六首状元黄观,这里是借用。


各朝各代混沌一锅乱炖,请各位看文时,牢记此文为架空。经不起考究推敲,有bug都是因为笔者没文化,以及还有一些安排是出于情节需要,还望谅解。(抱拳)

另外再说一下开头,叶修说“我觉得够呛”,不是指小周能力不够,而是指不适合以及时机未到这么做也不合适。

以及先皇教文州怎么做皇帝,但不代表文州会按他的话成为那样的皇帝。

评论(2)
热度(20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