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16

第十六章  始授官


武举考试结束后,荣睿帝下旨召武状元和文举三鼎甲一同进宫面圣。各路人马可都等着这一刻,上下早早地打点好了。

叶修拿着一支毛笔倚在案前转着玩:“想好怎么个安排法没?”

“当然。”喻文州停下翻折子的手,“按少天给的消息,那武状元确实是安王的人。”

叶修轻笑了一下:“他倒是想得倒好,以为在军营里安插些自己人,再从天而降带来个武状元,就能把兵权拆了拿到自己手里。”叶修的语气里尽是从容,没把这点弯绕放在眼里,还带着一点小自豪,“也不看看那是谁家的兵。”

喻文州十分懂眼色地附和:“是,叶元帅手下的兵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的。”

叶修点点头,坦然受之。

武状元名叫孙翔,据说不过十六岁的年纪,已是身长近八尺。

面圣当日,叶修也去了,这百八年也未见上朝的人,今日就这么背着手,悠悠地走了过来。众臣规规矩矩地走在一块,旁边立了个不见正形的人,怎么看怎么违和。

叶修丝毫不在意,动作自然地跟众人打招呼。

“是李大人啊,好久不见,好久不见,近来可还安好?”

“赵大人,有些日子不见,您这吃得够好啊,这肚子都快赶上怀胎八月了吧。”

“哎哟,这不老韩嘛,大清早天还没亮,你黑个脸给谁看,瞧你这周身三尺的。”脑袋转了一圈,“都没个人愿意跟你说话。”

……

大公子左一晃,右一闪,浪得没边。尚书大人实在不想看着自家哥哥这般丢人,赶紧把人从浑身冒黑气儿的大理寺少卿跟前拉走。

人那是黑脸吗,人纯粹就是不想搭理你!你再不怕死地去挠老虎尾巴,你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黑脸判官了。

“黑脸判官”这名,还是大理寺的人自己传出来的。叶秋回头瞅了瞅韩文清那张脸,心里赞同地点点头,可不是么。

叶修本人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,被自个儿弟弟拎到人群边上走着,晃眼一看,就看到了不远处的状元郎。

叶秋还没回过神,转头来正想说叶修几句,就发现身旁的人早就没影了。

清晨朦胧中,望着前面凑作一团的身影,尚书大人眼神颇为幽怨,还带着那么点痛心疾首的味道。自家兄长挨着那天姿国色的新晋状元,袖拂袖,身抵身,说什么也太过亲近了些。

他倒是半点不避讳,旁边王潜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!

叶修并着周泽楷一块朝着大殿走,斜里走过一个少年。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,却是比叶修都要高出了小半个头,走起路来,虎虎生威,带着少年人的桀骜不羁和自信张扬。

心下明了,侧头瞧了瞧身旁的状元郎。

“你们状元都是看脸选的么?”叶修诚心诚意地问道。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叶修一个四品官员,立在最后排的角落里,有五品官员站在他前头,频频转头,被叶修三言两语给诓回去了。众人规规矩矩地站好,也没什么微词,这个解忧使的位置,谁都知道怎么回事,看得起看不起的,争过吵过,到头来还是这么回事,早该习惯了,权当……权当放个吉祥物在这供着吧。

云公公凑在荣睿帝耳边,小声禀道:“叶解忧在左边角落站着呢。”

喻文州眼角早就瞟见叶修了,叶秋在前面立着,他倒是躲在后面去了。喻文州低下眼,没人知道他刚才在看哪。

“随他,不用管。”

鸣过鞭,鸿胪寺的人唱道“入班”,诸位大臣左右分开走了进来,先跪下行大礼,接着还是那么个流程,该奏事的,该上本的,沿个儿沿个儿地禀。至于有多少人在听,那就不太好说了。

及第进士和武举状元各立左右,这阵势摆明了是该轮着授官了。几方势力底下怎么个暗潮汹涌,面上看着倒都挺平静。

喻文州面前摆了一份还没盖印的圣旨,龙座上的皇帝看起来温温和和的,安坐在龙椅上,恰似冬日夏云:“文武举都已结束,此次召几位文武贤能入宫,不为别的,正是为了授官任职的事。”

声音也是淡淡的,说是细雨和风也不为过。

“朕斟酌了一番,周状元是难得的六首之才,给个六品之官实在是太屈才了……”

这话还没说完,底下的人就各生了心思。

榜眼刘皓面色可见地难看了起来。探花没轮上他就算了,杏园宴上,挖空心思准备的诗,还没待惊艳四座,众人就被这个状元引了过去,左右丞相都快夸上天了,好不出风头。

贺铭站得近,注意到了他的异样,不动声色地扯了扯他的袖子。

心里再恨,面上也不能让人发觉,暗暗压下这口气,转念一想,有王爷安排,皇帝再怎么器重,这小状元也落不到好处。心情又渐渐好了起来,思及到此,又不由得可怜起这状元郎起来,若是识时务点,跟王爷讨个好,自然是前途无量,偏要拿乔,对着王爷也敢闭门不见,且看后面,有他好受的。

不管这榜眼心里如何百转千回,场上有人先开了口。

“陛下,臣有话说。”户部左曹郎中站了出来。

话一出口,不少人窃窃私语。前头立着这些大佛没什么动静,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左曹郎中竟敢冒头。在场的谁不是人精,低着眉合着手,哪该看哪不看,老老实实盯着自个儿脚尖,没人搭话。

玉阶上的皇帝姿势都没变,好奇问道:“哦,史爱卿有何高见?”眼神不动声色地扫了众臣一圈。

有人抬头望去,只能见着微带笑意的脸,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“臣以为,状元郎虽为不世之材,但因其年纪尚轻,且寡言少语,不通世事,过早予以重任,恐怕易生事端,也难服众口。倒不如先跟着诸位老臣磨砺一两年,待到通达谙练之时再除官更为妥当。”

寡言少语的状元郎就立在殿上,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,一旁的武状元反倒“哼”了一声,眉目之间写满了不屑。

叶喻周三人:“……”

安王:“……”

他这一声哼叹声毫不遮掩,史浩自然也听见了。

在场的,论年轻,谁能比得过十六岁的武举状元?左曹郎中大人尴尬地转过脸,不再搭话。武状元还盯着史浩,似要争个是非分明,谁料人家只留个了脑勺给他!

户部尚书面如土色,心里把史浩咒了千八百遍。户部一向仗着管钱,没实打实地靠着哪方势力,谁有权有银子就好办事,其他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。如今手下的官,突然冒死进谏,这些缠缠绕绕,怎么看不明白。

荣睿帝此时换了坐姿,倚在龙椅上,拿手撑着脸:“那如果朕非要提拔状元郎呢?”脸上的笑意还在,却偏偏让人心生慌乱。

大学士申阳甫清了清嗓子:“老臣以为,史大人所言在理。”宣和殿的大学士,说话的分量没人敢忽视,“新科状元例授翰林院修撰,榜眼、探花例授翰林院编修,历朝历代,少有例外,还望陛下深思。”

意切言尽,道的都是惓惓之忱。


————

写这一章的时候,写到翔翔出场,歌单正好放到《窦娥冤》……联想到后面的剧情,我快笑抽了过去。

评论(2)
热度(29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