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15

第十五章  遇贵人


情况紧急,叶修也是个不吃亏的人,心里挂着这么大的事,还没忘记“回报”王杰希。

微草阁的几个小丫鬟伺候着阁主大人晨起洗漱,好半晌才你看我我看你,吞吞吐吐地开了口。“阁主,叶公子早些时候醒了,见您还睡着,就先走了。”

王杰希应了一声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这人总是来无影去无踪,阁主大人丝毫不觉意外,何况安王那边指不定还有什么乱子,叶修着急也是应该。

几个小丫鬟互相对视一眼,胆子大的那个被撺掇上前:“阁主,叶公子走之前留了一句话。”

偏了偏头,低着眼,等着小丫头继续往下说。

小丫鬟一鼓作气:“说是帮您换了副新对联儿,让您别忘了看。”

王杰希抻平袖口的褶子,脑仁瓜子突突地跳,末了叹道:“说吧,在哪?”

“阁顶殿门外!”小丫鬟飞速答道。

阁顶的殿门只挂了一副楹联——书圣王逸少写的,多少人求都求不到。叶修倒好,上好的桃木被他几剑削平,哪里还寻得着书圣的风神。

桃木上的崭新字迹王杰希挺熟,倒也是一手好字。上联写“大忍于世观是非尽藏山骨”,下联写“小隐在朝求公道皆现人心”,横批“眼有四海”。

不知道的,大概还以为这是在夸他呢!

王杰希眉梢上挑,想了想,吩咐道:“算了,就这么放着吧。”

朝中没什么动静,叶修不好确定安王那边的情况,又怕凑上前打草惊蛇。算了算时间,也差不多了,干脆隐了身形,藏在书阁附近守株待兔。

黄少天找了一圈也没见着人,皱着眉跟荣睿帝抱怨:“老叶这是去哪了?这些日子老抓不着他。”  

晨光熹微,叶修就出现在了荣睿帝寝宫,云公公屏退了寝宫里的一干人,自己站在门外守着。两人商量久许,一致决定静观其变。荣睿帝该是什么样子还得是什么样子,叶修闲散人一个,摸去了哪,也没什么人在意。

装模作样了大半天的荣睿帝自然是知道叶修去哪了。

“叶修在礼……”喻文州话出口的同时,黄少天也开了口。

小侯爷的语速快,话抢在了荣睿帝前头,生生截断了喻文州的话。

小侯爷道:“不会又去找周泽楷了吧!”

荣睿帝眼神晃了一下:“你是说这些日子,叶修都在状元郎那儿窝着?”

喻文州是什么人,一角观全貌,心思几个回转,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荣睿帝好奇地问:“我就是想知道,他真是天天都去找状元郎?这事有多长时间了?”

话是这么问,其实根本就没想要回答。荣睿帝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,心情都好了几分。

晕头转向的小侯爷困惑地耸着鼻,搞不懂喻文州这是在高兴什么。

叶修从日落蹲到天黑,盹都打了好几个,中途还摸去御膳房端了盘酱肘子,手法之熟练,显然是没少干这事,御膳房的大厨转个身就不见了盘儿。几个时辰下去,叶修估摸着都该吃宵夜了,这才见远处影影绰绰有人影随着提灯摇晃走近。

屏息听了一会,提起了精神,还真被他等到了!

陈夜辉跟在一个人后头,那人提着灯,烛火不算亮,仅够看路。叶修的武功好,窸窸窣窣的声音也听得一清二楚。

借着微弱烛光,叶修看了一眼那人,名字不记得了,面容还有些印象,大概是礼部的某个小官员。

二人在台阶前停下,四下伸头看了看,未闻人声,不见人影。陈夜辉抬手示意,前面的人带路进了书阁。躲在暗处的叶修好是身轻如燕,趁机闪进了房梁上挂着。

“陈大人,到了。”赵仁良走到一排架子前停了下来,接过陈夜辉手里的封卷,按着顺序搁在了架上。

许是气氛太过沉闷,烛火晃了几下,彼此对面都看不清神色。赵仁良没话找话,半真半假地试探:“王爷可是看过了?这状元爷……”话没说完,用意已彰。

陈夜辉瞥了他一眼,没搭理话茬。

不曾想这小官员是个不知好歹的,横心开了天窗说亮话:“陈大人,要不您给下官交个底,我这心里也好有个数。”神仙打架凡人遭殃,有个预防总是好的。

心底冷哼一声,陈夜辉似笑非笑道:“赵大人,该您的少不了您,王爷记着您的功劳呢。”

这话正说到小官员心坎,赵仁良点头哈腰地客套:“这都要多谢陈大人提拔。”

不等对方心里的算盘打起来,王府侍卫沉下声,变了语气续道:“同样的,这不该管的呢,您最好少管,不闻不问,不然……”扫了错眼间已是惊惶失措的小官员一眼,这种事见得多了,威胁人的话也是信手拈来,“不然哪天官位不保是小事,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陈夜辉的手落在赵仁良的胸膛拍了几下,把这呆头小子吓得够呛,这才反应过来是自作了聪明,低着头连连讨饶。

“是小人愚昧,犯了大忌,还望大人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卷子是陈夜辉亲手送到安王手里的,字迹也对照过了,确实是新科状元的的笔迹。

安王沉吟了片晌,心思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试卷摊在书案上,陈夜辉瞟了一眼:“王爷,可有什么问题?” 

座上的人摇了摇头,又顿了片刻,继而才开口:“和王潜说得没什么出入,横去竖来也不过那个意思。”

“那这是……?”

安王揉了揉额:“没事,送回去吧。”

陈夜辉吞下疑问,接了命令,跨出门槛时又被安王叫住:“查一查这之前有没有什么人进过礼部书阁。”

想起王爷下的令,陈夜辉没着急回声,待把人吊足了,才伸手把人扶起来。

“赵大人是个明事理的人,话也不用我多说。大人既然已经是王爷的人,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,自然能识得好处。”

赵仁良忙表衷心:“下官省得,下官省得,尚书大人都吩咐过。”

陈夜辉扯开几分笑,方才的事端彷若忘净:“我问你,这之前可有什么人来过书阁……或者说最近可有何不同寻常的事?”

赵仁良被这般棒枣伺候一通,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几番思索,也没找出什么异常之处。心里纳闷这又是做哪般,却是不敢再问出口。

“恕下官愚钝,思前想后,并未察觉到有何异常。书阁的钥匙此前都在罗大人手里,他不是礼部的人,没见往这边走动。下官日夜守在这儿,也未曾见到有什么人进来过。”

二人的对话尽数落入叶修的耳里,梁上的叶公子没有作声,等二人关上门走远了,才翻身落下来。

踱到陈赵二人方才站的位置,叶修挑挑拣拣把状元郎的试卷拎了出来。字是一样的字,内容却是没见过的内容,文采虽好,却过中庸,该是学士院那群老学究喜欢的调调。

心下已有了计较,勾起嘴角,玩味地一笑。把东西归回原处,便晃晃荡荡地溜走了。

喻文州见叶修面色平静地走了进来,知是事情已经解决。心里不着急,面上还是得给卖关子的叶公子一个面子。

荣睿帝配合道:“事情解决了?”

叶修摸摸下巴,琢磨着开口:“我记得,你把钥匙交给了那个翰林院的小学士保管?”

“是。罗辑再合适不过,他是主考官之一,也不是哪一方势力的人。再说罗大人年纪虽小,却是博古通今的人才,学士院的那些老头,哪个不是拿他当宝贝?”安王动不了罗辑,太后不把他放在眼里,喻文州一向考虑周全。

对面的人眯着眼,嘴角没忍住漏出几分笑意:“有一点你可能说错了,我觉得这小学士可能是我们的人。”

荣睿帝:“……嗯?”

————

对联是我自己瞎写的,称不上什么好不好,各位多包容包容。意思和剧情有关,但主要意义是上下联和横批的开头三字。

没赶上十二点之前,算是食言了。最近实在是没手感,这一章可能还得修。做我的粉丝,关注我的朋友实在太惨了,羞愧地感叹。

这剧情进展速度,怎么这么愁人,每写一章都以为自己快填完坑了,一看大纲,阴谋诡计刚开了个头。

唉。

继续写。


下一章有新人物登场!

评论(2)
热度(15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