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14

第十四章  故人谈


叶修挣扎道:“好吧,先说正事,说完了再喝。”

王杰希思索了一下,预想了一下话没说两句,人先倒了的情况,勉强接受了这个建议。

“人呢?”叶修掏出失而复得的纸条展开来,“真找到了?”

“嗯,分舵传来的消息,说是在曲州看见了人,八九不离十了。”没等着叶修,这人先独自饮了开。

听闻此话,叶修瞳孔下意识缩紧,紧张之下涵盖着些许兴奋。

王杰希看在眼里:“急什么?”手放下酒盏添酒,也不再吊胃口,“英杰已经去接了,不出意外的话,这几日就能到,再说还有分舵的人盯着。”

定下心,叶修挑眉道:“这么放心你家小孩跑出去?”

“小别跟着。”语气里满是镇定。

高英杰被当作继承人有意培养,是王杰希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孩。想到此,叶修不禁失笑,明明自己也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,却要摆出一副成熟稳重的姿态。

传说微草阁的阁楼顶上,近可摘星,委实是夸张了些,不过用来形容这景色,倒是有几分道理。顶层的东南角有一个可以自由伸缩的小爬梯,大概是王杰希自己私造的,即使是微草阁也没什么人知道。

踏过爬梯,又是一番天地。

“我把这里叫做摘星台。”少年仰着头,闭着眼,高楼穿云,凌空寒意侵人,他却丝毫不觉,漫天的星辰密布,如席如盖铺在头顶。

近可摘星,原来是这么个意思。

王杰希什么时候成为阁主的,没人能说出个准头。有人说十三岁,有人说十五岁,还有人说三岁。自个儿人都搞不清这事,更遑论外人。叶修没去问过,王杰希也从来不说,两人能成为好友,概也是因为这种默契。

两人不过初识,阁主大人手垫在脑后,躺在摘星台上,睁眼便是天地。

“英杰以后会成为一个好阁主。”

叶修没躺下,盘腿倚膝坐着:“文州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好皇帝。”

夜风逶迤,晓星沉落,都说是太平盛世,个中滋味在寥寥数语之间道出,深意自晓。

话说回来,放人历练出去是一回事,得恰到好处,叶修明了王杰希的用意,不再多言。

“不过你要找的那小孩倒挺有意思的。”王杰希转了话头,“东躲西藏,一路却似有贵人相助。”

叶修扬了扬下巴,示意此话怎讲?

“之前差点被查到,被路过的一个书生救下,那书生受了伤,他为了给书生治伤才被我们的人给发现了。”

呼出一口气,叶修掀起半边嘴角道:“那还可真是得好好谢谢那书生了。”

沉了一瞬,补充道:“一帆是老师最后点亲属血脉了。”

王杰希转了视线,低下眼看着酒盏,没有说话。往事过眼,留下的人执着于分毫。

叶修话锋一转,变了气氛,数落起阁主大人来:“我说王杰希,你能不能有点用啊,人要出事了,我可跟你没完!”

王杰希不是这么容易被挑衅的人,没接这话,反而问道:“怎么样,小皇帝选的那状元郎?”

提起这茬,叶修来了兴趣,换了个坐姿,身子微微前倾。

“是个妙人。”

“确定是自己人了?”能让叶修这么评价,看来是有些真材实料。

“没说明。”想了想认识小状元的这些日子,叶修笑道,“不过也相差无几了。”

“嗯。”王杰希听了这话,反应不大,反而对另一件事很是上心——他把叶修悄悄推远的酒盏放回去,说道,“既然正事说完了,那就喝吧。”

眼前的笑容十分亲热,笑容的主人问道:“还记着呢?”

王杰希不为所动:“怎么,你打算赖账?”

这话说的,两人那点小脏心思谁不知道一样!

自打二人相识,彼此之间就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。四年前叶修受人指点,前来找微草阁做生意。孤身一人闯入山谷,扣不开门,便干脆从铁索桥一路打到阁楼顶。

不到弱冠的大公子,脸上却已沾满风霜。公子问:“听说你们微草阁什么都接,要命的活也敢么?”

王阁主等候多时,奉了茶,轻掸衣摆,端得是神明爽俊:“不要命的买卖不做,要命的买卖也不做。不过,若是能满了我心意,那便是不要命的买卖我挑着做,要命的买卖我一定做。”

阁主大人显然是起了心思:“换言之,很简单,你和我打一架,就是犯天下之大不韪,我也接了这单生意。”

人都道微草阁阁主神出鬼没,不可捉摸。真金白银无用处,万般心思难猜透。一切啊,得看造化。

公子昂首,眉眼间都是凝冰。他说,好,我跟你打。

那一场较量谁输谁赢,无人知晓。倒是微草阁众人都有了共识,叶公子找上门来的生意,无论大小,微草阁一律接下,至于条件么——请叶公子同我们阁主比一场武。

叶修郑重其事地和王杰希谈过这件事,言语之外绕来绕去也都是那么个意思,你我这是公平交易,打一架换你帮我做一件事,你不亏。

王杰希没提出异议,转头就把高英杰拎了过来。

“英杰,你跟他打,下手重点也没关系。”

喻文州也来过,不顶用。面前坐着这么个九五至尊,阁主大人动都不愿动一下。小皇帝也没有不满,直声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,你武功好,他也确实火眼金睛。”

叶修不知真情还是假意地安慰道:“文州你别气馁,你这年龄还有练武的机会,回去多扎几次马步,指不定哪天就打通任督二脉了。”

荣睿帝和叶修黄少天二人不一样,在武学上的天赋实在不高,堪堪学了点防身之术。后来最常干的事,便是在叶黄二人顶着太阳练武时,摆上瓜果糕点,凉茶泉水,说是好心给二人备着,自己守在一旁倒先吃上了。

小皇帝笑嘻嘻地应下叶修的揶揄,也是习惯了。隔日躲在宫里头偷懒的叶修,刚步下廊阶,就撞见了受召而来的叶元帅。

喻文州表情都没变一下:“真巧。”

想到这么多年,阁主大人待自己不算薄,叶修也不再扭捏,干脆认了这酒。张嘴否认道:“哪有赖账,这不是喝着么!”

王杰希不置可否,随口问道:“安王那边就这么过了?王潜会不会引起怀疑,或者他把实话说了怎么办?”

“不会。”虽不常喝酒,却是个会品酒的。王杰希是江湖人,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酒,入口苦辣,下喉微甜——是好酒。

“海棠试探过王潜,王潜没打算说。当然也没指望安王爷能傻到对王潜深信不疑,不过没有证据,安王光是怀疑,也判不了王潜话有多少真假。”证据藏在喻文州的书房密格里,安王就是有再大能耐,也不能去翻御书房。

见他说得这般笃定,王杰希也没上心,唔了一声,表示知晓了。

喝了酒,脑海里的清醒也不剩几分了,混沌茫然之间,突然抓到一端线头,叶修猛然抬头。

糟了!

安王不能翻御书房,却可以翻礼部书阁,没有钥匙这种小事,怎么可能难住安王。

“怎么了?”王杰希疑惑。

“礼部书阁里根本没有周泽楷的题卷!”一旦安王发现里边不过是个空匣盒,定能想到这始末端倪。

叶修的话没头没脑,王杰希根本不能领会他要说什么。好赖多年相交,能猜出这事大概是和安王爷有关系。会对周泽楷的题卷念念不忘的人,除了安王也作不得他想。罕见叶修能有这般惊慌失措的举动,阁主大人却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叶公子果然是个不会喝酒的,小杯下去,话还没说个通透,人已经先晕过去了。

王杰希沉默地盯着面前的两个杯盏,不禁有些发愁。

犯事了!



————

这两天接了一个单,有点忙,更新频率会下降,等我忙完手上的活,会连更一波,外加一篇小排球的汉化!

评论(2)
热度(20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