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13

第十三章  真假乱


月色朦胧,一抬小轿匆匆朝着太安坊去了,轿上没挂府宅的灯笼,只随轿的仆人提了一盏照明纸灯。轿子绕过正大街,到了安王府后门。早有人候在门口,轿上的人没下来,直接抬进了府。

王府的仆人在前面带路,王潜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。

心里发憷,面上还得端着:“刘总管,王爷可有说是何事如此着急?”

其实再清楚不过,明着暗着总要做些表面功夫,探探虚实。

王府总管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,瘫着一张脸,语调平平:“大人见了王爷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噤了声,有了几分数,不敢再问。

说话之间,就已经到了。

刘总管隔着门禀道:“王爷,王大人到了。”

等了片刻,屋里的人才答道:“进来吧。”

屋子里只剩两个人,陈夜辉关上门就随着刘总管一道出去了。

王潜行过礼,不敢多言,立在一旁等候吩咐,砧板上的鱼怎么挣扎,也翻不出这一片天。

“王大人,请坐。”安王好声好气道,还亲手沏了一杯茶递过去。

王潜诚惶诚恐地接过来,茶还没过喉,安王就出了声。

“明人不说暗话,王大人应该也知道,我找你所为何事吧。”安王手里的茶没动,搁在桌上,半阖着盖儿。

一口茶烫得喉咙腥甜发疼,想装傻也装不下去了。被安王这么一问,王潜呛得直咳嗽,掩着袖,鼻水都往下流。

眼前递过来一方干净的手绢,安王淡然开口:“要见王大人一面可不容易,一下早朝就不见了人影,派人去请,恰又三番五次不在府中,真是不凑巧。”

话说完,这才端起茶杯,呷了一口,细品之下,复言论道:“这茶虽好,可惜烫口,王大人可要小心些。”

“下官知罪!下官知罪!”面前的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,怎能避得开!

“咦,王大人这是何意,大人何罪之有?”安王嘴角仍是含着笑,不见温度。

“下官、下官……王爷有何吩咐,下官莫敢不从。”

安王没急着回话,王潜的心在嗓子眼荡了又荡,眼见差不多了,安王才悠悠然开了口:“我问你,新科状元的试卷,可是经你的手?”

“这……”吞吐半晌,王潜咬牙道,“是。”

“嗯?”拉长了语调。

安王没有再问,王潜却知道自己该交代什么。闭了闭眼,咽了一口唾沫,事无巨细地交代了始末。

“试卷是皇上亲自出的,状元郎应该不是皇上安排的人,答得本本分分,不过引经据典,又是文采斐然,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人才,皇上这才钦点了状元。”

安王不是好糊弄的人,将省试内容和殿试内容一一对照着说了,再三确定没什么遗漏,方才罢了休。

“剩下的下官实在是记不得了,时间紧急,匆匆扫了一遍,便呈了上去,下官也只知道这些。”

“试卷呢?”安王手指敲桌,问道。

“试卷已经封册,在礼部书阁藏着,钥匙按理由尚书大人保管,如今大人还未完全康复,钥匙不在我手里,下官也不知其下落。”

王潜离去多时,屋里熄了灯,安王静坐良久,月光落进窗前,独独到了他跟前停住了脚,屋内被割成两半,他隐在黑暗里,神情诡谲难测,只眼见精光,一眼望过去,竟似人间恶鬼。

陈夜辉吓了一跳,再定睛看,安王又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了,刚才的冰凉阴寒仿若幻觉。

“把灯点上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室内又恢复了光明,烛火彻底驱散掉诡异错觉。

安王懈了肩,靠着椅背半躺着:“周状元还是没接拜帖?”

“没有。”想了想,陈夜辉又补充道,“谁的帖子都没接,这一个多月就待在院子里,偶尔出过门,也不见同叶解忧接触。”

“嗯”了一声示意知道,少焉,开口吩咐道:“去查钥匙在谁手里,把周泽楷的题卷找出来,做得隐蔽点。”

一身劲装,脸上戴着金色的半脸面具,遮住了一只眼,背上背着一把红色的伞,颈间的长巾随着疾跃的动作,在夜风中拉出一道如烟如雾的轨迹,腰间的流苏也跟着荡起弧度。叶修脚尖一点,完全没把断壁飞崖放在眼里,转个身就闪进了阁楼顶。

一人端坐室内,夜风习习,那人开着窗,静候故人。青丝披散落在地上,窗前的盆栽落下一片叶,风过袖拂,凌云之上,抬首翩若惊鸿。

——微草阁阁主,王杰希。

“你能不能走回门?”王杰希问道。

叶修扛着伞,理直气壮:“不能,你见过哪家大盗是走门进的?”

“你就仗着君莫笑的身份为非作歹吧,被抓住了我都不乐意捞你。”王杰希挑眉道,玩笑话也说得三分认真。

微草阁坐落崇山险峻之上,高耸入云,进出唯有山巅之上的一条铁索桥,横亘在山崖之间,一个不慎,就是深渊万丈。即便如此,冒险前来的人依旧络绎不绝。

微草阁什么都干,送货杀人卖消息,只要你想,就没有办不到的事,经手的单也确实从未有过失手。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求得上这一门买卖的,微草阁行事隐秘,阁主少有露面,做生意也是全凭喜好。看不上眼,抱着千金白银万两黄金也过不了桥;合着眼了,一枚铜钱也能把事儿办妥咯。

这话可不是吹,微草阁阁主曾经亲自出马,屠了江南一知府满门。原因无他,这知府平时鱼肉乡里,贪赃违法,干出不少荒唐事儿,霸人妻,杀人子,留下一个卧病的老母,孤苦伶仃,家破人亡也无处申冤。也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,竟是求到了微草阁门前。

微草阁阁主什么都没要,只让这农妇做了一碗打卤面,吃完面喝光了汤就离开了,第二日就传出知府满门被灭的消息。

传闻七七八八,多得去了,谁知道这阁主为什么对打卤面情有独钟。落在江湖人眼里,本就莫测高深的微草阁,就更被传得神乎其神,众人蜂拥而往。

高深莫测的王阁主,备了一坛酒,此时把叶修面前的杯盏也添满了。

叶修推辞:“你知道我不喝酒。”

王杰希满不在乎:“就是知道你不会喝酒才让你喝,不看看你醉酒后的蠢样乐呵乐呵,我老觉得这趟亏了。”

自己先喝了一口,抬眼示意道:“嗯?”

叶修:“……”



————

本来该和前面几章接着发的,改第十三章的时候,改着改着又在中间加了两章的剧情……

可以说是非常随便了。

上次说的一万字,也算是把flag拔了,吧……

评论
热度(25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