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12

第十二章  忆往事


那日,叶公子和状元郎一直讨论到深夜,从兵法到实战,两人甚是投趣。周泽楷的话虽不多,却能称得上字字珠玑,叶修多聪慧的一人,只言片语也够他理解了。

周泽楷确实是百里挑一的主,喻文州这部险棋是走对了,至少状元郎有值得这么做的价值。京城局势诡谲多变,周泽楷是划破平静水面,搅动深潭的那颗石子。诚然是想些微试探,不想状元郎着实是好得过头了。大半个月的秉烛夜谈,带来的惊喜太多。见解、意识、反应,还有默契。

真是……真是出人意料。

烛火微晃,打更的声音敲了三下,那谁倚着那谁睡着了。夜已深,状元郎息了声,小心翼翼地抱着人进了内室。

叶修前半夜睡得并不安稳,大概是之前的谈话无意勾起了回忆,脑海纷纷乱乱闪过了很多事情。都是些十六七岁的事,黑栖一战并不若表面那般简单。

一场大战将众人玩弄于鼓掌之中,命弦拨动,划出一道道轨迹。谁都未曾预料到,抱着眼前的一方天地,机关算尽,也未曾躲过命运。

苏景知苏将军跟着叶元帅常年征战,嗅觉何等敏锐。早在部落暗地勾结之时,就已经察觉到此事,当下递了密奏请令。叶元帅回京述职,不在军中,这密奏到了京城,自有有心人注意。荣睿帝那会年纪尚小,太后听政,安王摄政,手上半点实权都难拿出来——密奏几经周转,最后还是到了安王手里。

文治二十四年,边关多生纷扰,昭帝特封叶元帅为天下兵马大元帅,等到战事渐歇,昭帝病重,临死也没想起收回兵权。安王和太后两人在朝中势力虽是不小,论兵权,却都是没点底的。谁的眼睛不是盯着叶家虎视眈眈?

“王爷,送信人在城外十里被截住了,现在在兵部押着呢,您看?”陈夜辉得了兵部递来的消息,在后院凉亭找到了安王。

安王手里攥了一把吃食,池塘的锦鲤都探着头挨着挤着拥过来。

“把人看好,好吃好喝地安排下去,别让他发觉,拖着就行。”拍了拍手,冷眼看着底下的畜生争抢不耐的丑态,“叶家那边,风声捂紧了,不能让他们见着面。”

“是。”声音顿了顿,陈夜辉支吾道,“这边关战事告急,继续拖下去,会不会……”

话音被安王冰冷的视线阻断,陈夜辉赶忙跪伏在地,栗栗危惧,心生悔意。

“你倒是个护国爱民的,在我手底下岂不是委屈你了?”

安王几乎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,落到陈夜辉的耳里却是不亚于催命符。

“奴才知错,奴才一时莽撞,还请王爷饶了奴才这一回。”认罪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迟迟等不到回应。

过了良晌,安王的声音才从头顶传来,还是笑着说的:“行了,跟你开玩笑呢。看把你吓得,起来吧。”

“是。”得了应允,陈夜辉这才敢战战兢兢地爬起来。

“苏景知能坐到将军之位,自有他的过人之处,不然,你以为叶世麟敢这么放心大胆地回京,丢着边关不管是因为什么?”

陈夜辉没出声,答案却已在心底,安王显然也不是在等他回答,自顾地说下去。

“三个月。”脚下的鱼群已经散了开去,“最多三个月,苏景知撑到这时候也差不多了,三个月之后再发兵,这黑栖城,突厥想拿下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陈夜辉走出好远,才敢抬袖抹掉额上的汗。凉风瑟瑟,呼吸滚烫如火,心底寒冷如冰。

小丫鬟送了一件鹤氅来,安王裹在身上,挡住侵袭的凉意,添了几分儒雅。

这兵是要发的,至于要怎么发。视线在墙头枝梢上转了一圈——怎么发,那就得看叶大元帅如何表现了。

京城这些弯弯绕绕,明争暗斗的把戏,耗的可都是边关将士的性命。送信的人留了心眼,发觉不对,用计脱逃后,直接闯进卫国公府。

叶元帅面若冰霜,拿着手里的一半虎符就去了营中。

叶家军都是跟着叶元帅走过来的,自己的兵是什么性子,自己知道。

“这一遭,跟着我去的,可都犯了杀头的重罪,你们可还愿跟随于我?”

话落了半晌,百万将士无一人站出来反对。

早朝之上,安王立在最前面,优哉游哉地整了整袖子,众人哄哄闹闹的,躁动不安,唯有他安安静静地立在那儿,对面前的事似乎毫不关心。

兵部尚书严明简上前禀道:“启禀陛下,叶世麟叶元帅,未得朝廷允许,擅自出兵,罪同谋反,恳请陛下圣裁。”

罪状列了七八条,这个大臣一句,那个大臣一句,纷纷站出来附和,一群人跪在殿前,嘴里都喊着“请陛下明鉴”。

喻文州此时也不过十三四岁,半大孩子坐在龙椅之上,看着底下乌泱泱的人头,透骨酸心,气到极处,嘴角上都带了讽意。

珠帘后头伸出一只手,十指蔻丹,肤如凝脂。珠帘被掀开,宫女扶着太后走了出来。小太监跟在身后,手里捧着什么东西。

太后一直走到安王跟前才停了下来。

年轻时也是京城第一美女,到了这个年纪,眉目之间都还带着羡人的艳色。

“哀家受先帝所托,替皇上暂时保管虎符。”小太监恰时地将虎符呈上来,太后转过眼,正对着安王,“边关告急,也来不及和众臣商量,皇上昨日发的军令,叶元帅领命发军,不知道严大人是听了谁的谗言,想来都是误会一场。”

严明简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往安王身上瞟,全然没料到这个场景。

太后每说一个字,安王的脸色越难看一分。他和太后分割朝野,怎会不知道对方的心思。本是笃定了太后不会管叶家这档事,才有了这一招。哪知道临了头,反被人将了一军。

到底是母仪天下的人,威严慑人。环视一圈,淡然问道:“诸位大人,可还有什么疑问?”

那些没跟着附和的众臣,这会子可都积极起来了,左丞相带头,太傅也紧跟着,这几个人心里透亮,自是不说。太后那派的势力,此时此刻,也都回过味来,乌压压地又跪下去一大片。

往事交织繁错地在脑海中翻腾,十四岁的喻文州,坐在那大殿之上,眼里却只剩下冰冷;那一年太傅还在,上朝之前,就派人到叶府通风报信;还有自己那好友,十八岁已是少年将军的好友——十八岁的苏沐秋坐在马背上,城门口夕阳西下,他的笑容却始终带着朝意。

“叶修,等哥哥下次回来,给你带边塞特产羊肉,那味道和京城的可不一样,啧啧啧,保管馋死你。”

叶修坐在车辕上,懒洋洋地朝他挥手:“快走吧你,你爹在前头脸都快黑成碳了,还跟这磨叽。”

少年挥了挥马鞭:“行,我走了啊。”

“嗯嗯,走吧。”

骏马疾行,追着前面的军队去了,半途,又调转马头,少年大喊着叮嘱道:“记得照顾好沐橙。”

叶修笑骂道:“知道,走你的吧!”

谁曾想此去一别,阴阳两隔,从此再无相见之日。

迷迷蒙蒙中,有人轻轻碰了碰自己的额头,背上传来有规律的节拍,带着安抚的意味。叶修渐渐地平静下来,一夜好眠。

评论
热度(22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