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11

第十一章  黑栖战


预警:此章有战斗后血腥场面描述。


黑栖城依山而建,当初也正是瞧中了这里的地形,才在这里设立关口。

“普固部落靠着西受降城,趺昳部落在黑栖城东部。”叶修用手指给周泽楷看,“当年突厥兵分两路,东西形成包夹之势,四周都是山,叶家军没有其他出口,只有应战。”

说到这,叶修顿了一下,还没待话再出口,就见周泽楷走到书架背后,掏出一个匣子出来。

“地图。”像是完全能猜到叶修在想什么,也不怕叶修知道,周泽楷眼神亮晶晶的,献宝似的就这么将一幅军事地图递给了叶修。

私藏军事地图可是大罪!

叶修梗了半晌,才复杂道:“你真是……”

后面的话却是没说了,周泽楷歪了歪头,也没追问,笑了笑,把地图铺了开。

“这里,鹤鸣山。”周泽楷的话很简洁,似乎是笃定面前的人能懂自己的意思,也没多加解释。

叶修露出满意的神情:“没错,鹤鸣山。”

黑栖城靠着朔兰山脉,再往北,临近边界之地,其中有一座山,一半在大荣境内,一半在突厥境内。——大荣叫鹤鸣山,突厥叫御金山。

“突厥带了六十万人,只为攻下一座城。当时驻扎在朔方的叶家军前前后后加起来,也只有二十万人。”叶修竖起双指道。

兵力悬殊,还有部落接应,包围之势已经形成,突厥领将胜券在握,内心不免轻了敌。

 “正是因为四周都是山,是危机,也是生机。鹤鸣山地势太过诡谲,一般人都不敢擅自闯入。”他的神情像是在回忆,又仿若只是单纯陈述,“却是有一个人,想的和众人都不同。早早看好了这天赐的战场之地,特意找了当地人带着进山,花了数月摸清地形后,悄悄带了人,在里边排兵布阵,练了一支奇兵小队,未漏半点风声。”

叶修的指端划过地图,从西到东,进入鹤鸣山,周泽楷的视线落到他的手指上。叶修的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皮肤也很白,灯光下泛着玉润般的光泽。视线跟着他的指尖走,划过山河疆土,万里锦绣。

这双手,很好看。

“苏将军知道敌人急于求胜,佯败后退,以身作饵,引诱敌人进了鹤鸣山。”叶修给自己添了杯茶,润了润喉,“你说,敌军大将就在跟前,这么大的功劳能放过么?”

突厥将领阿史那泌大抵是觉得大荣败局已定,也不怕有诈,不顾副将劝阻,一意孤行跟了进去。

周泽楷领悟得快,思绪在脑海转了一圈,就生出了主意。抬手插了个小旗子在中部的位置:“兵分两路,截断。”

叶修楞了一下,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:“确实是这样。”

苏将军有个儿子,十几岁就跟着苏将军行军打仗。少年意气,边塞苦寒也是丝毫不惧,混在士兵堆里,喝酒吃肉都跟着士兵们一起,一点少爷架子也不见。他也确实有天赋,十五岁带了两千人就从后方端了敌人的粮草窝;十六岁独闯敌营,带着敌军大将的首级只身杀了回来……当时,他在军中风头无两,十七岁就有了自己的兵,能在他那个年纪就当上校尉的,整个大荣怕是也挑不出几个。

叶修的声音很平静,侧脸低着头,周泽楷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“是他。”周泽楷突然发声,不是疑问,是断定。

这般没头没尾的话,叶修却是知晓他指的什么。

“是。”叶修抬起头来,不期然对上了周泽楷的眼睛,“在鹤鸣山练兵的人是他,那支奇兵小队,就是他的人;把自己当做诱饵,诱惑敌人进鹤鸣山的人也是他。他穿上苏将军的甲衣,换下苏将军,正如你所说,兵分两路,苏将军则带人从中部杀了回马枪,截住了西路的突厥兵。”

情况紧急,别无他法,只能背水一战。——既然敌人打着包抄的主意,那干脆就不让他们会合,各个击破。

“他带了两万士兵进了山,凭着早就布置好的机关,借着地形,硬生生地拖住了突厥十万大军。”

周泽楷没有再说话,就立在一旁,耐心地等待叶修继续往下说。叶修停了停,过了半晌,声音复又响起。

“他和你做出了一样的判断,鹤鸣山是唯一的转机。” 但也是一条不归之路。

战况激烈,苏将军虽是出其不意,可惜人数始终落了下风。苏将军坐在马背上,黑云压城,旌旗猎猎,铁军相击,西风裹挟着血腥热浪扑面而来。

他们在等。

最终敌军大将在鹤鸣山被斩杀,消息传回来后,苏将军亲帅带人上了前线,敌人失了主将,军心已乱,剩下的就是血肉搏击。

“当时随着消息一同传回来的,还包括……”叶修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,只是轻轻地阖上了眼,“鹤鸣山两万大军无一人生还,包括他。”

苏将军听闻儿子的死讯,却是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,跨上马就直奔战场中心。苏将军是叶元帅带出来的,对叶元帅忠心耿耿,从一个寂寂无闻的小兵到如今赫赫有名的大将军,什么险状绝境没见过。把儿子送进军营的那一天起,就做好了今日的心理准备。苏家无胆小怕死之辈,身后就是大荣河山,若是在此刻退缩,拿什么再见江东父老?

这场战役整整持续了半年,援军迟迟未到,这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。

苏将军拍了拍身下的马儿:“老伙计,这怕是最后一遭了,我们走吧。”

说罢,他抬起头,扬声喊道:“众将士听令,护我大荣江山,佑我大荣百姓,誓死守城!”

地面震颤,万人齐吼。

苏将军高吼:“杀!”

嘶鸣声不断,暮色已近,火光冲天,震天动地的声音跟着喊:“杀!!”

面前定立的是自己的大将,身后的国土有自己的亲人。江山百姓,都在一念之间。一时间,士气高涨,每个人都抱着最后一搏的心态,在突厥的几十万大军压迫下,生生撕出了一条血路。飞血四溅,断肢乱舞。苏将军的身上全是伤口,血一汩汩地往外冒,他却是浑然不觉的模样。

敌军被他们的气势震住,不断地往后退,然而兵力实在是太悬殊了,越往下拖越是不利。突厥的弓兵被盾兵包围护着,万箭齐发。

副将在身后大喊:“将军!!!”

箭雨之中,苏将军拼着最后一口气,冲到阵前,一刀下去,就是两个人头。

“将军!!!”

士兵们嘶吼着,分不清是愤怒还是伤心,写着“苏”字的旌旗,已经被染成暗红色,折在地上。苏景知苏将军被乱箭射死,数十万叶家军以身殉国。

后来朔方军城便改名叫做“黑栖城”。

叶元帅站在城墙上,手里端着一坛酒,向空中泼洒扬去。城外的土地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叶家军的尸体被一具具地抬了回来,整整齐齐地排在外面,有的已经拼不回本来的样子了,缺胳膊断腿少头的,比比皆是,还有的缺了大半个身体,空留个胸膛搁在那。

操吴戈兮被犀甲,车错毂兮短兵接。

旌蔽日兮敌若云,矢交坠兮士争先。

凌余阵兮躐余行,左骖殪兮右刃伤

…………

诚既勇兮又以武,终刚强兮不可凌。

身既死兮神以灵,魂魄毅兮为鬼雄。 

不知何处传来的悲歌,悠悠飘远,响遏行云。黑栖城上空的乌云黑压压的一片,天色阴暗,不见天光,寒风肆虐,伸手摸不到半点温度。

——这里栖息着叶家军近二十万英魂。



————

·  最后那首悲歌出自屈原《九歌·国殇》

·  “两个部落勾结突厥”这事,确有其事,公元七二〇年,唐开元八年的事,不过发现得早,请命诛了。

·  诱敌击杀这个灵感来自长平之战。

·  这篇文,周叶only,亲情,友情,师生情,感情很多种。在这篇文里,叶修和周泽楷,只对彼此是爱情。


本章纯属瞎掰,如果巧合或是不通,那就是bug。

写的时候,配上bgm,写得还挺戳心的,也不知道自己笔力够不够,能不能将想象中的场面和情感传给各位看官。

评论
热度(22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