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9

第九章  小侯爷


黄小侯爷来找叶修时,叶修正蹲在屋里温书,手里拿着一支笔,有模有样的。黄少天看得十分稀奇,左右瞧了瞧,心里嘀咕,叶元帅确实不在府中呀?

“你爹又不在,你做给谁看呢?”

叶修早就发现黄少天了,摇头晃脑的跟做贼似的。

“你不懂。”放下书,叶修悠悠地长叹一口气,颇有些看破红尘,生无可恋的味道,“唉,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呀。”

他说得真情实意,却骗不过这一起长大的人——黄少天和叶修可是一起遛过马,放过炮,同穿过连裆裤的情分,毫不留情地拆穿道:“得了吧,准是你又干了什么好事,被元帅给抓住了吧!”

叶公子撇过头,拿起书,没搭理他。

小侯爷却是半点不在意,勾肩搭背地蹭过去:“诶,说说,怎么回事。”

叶修无奈:“你也知道,我这几日,都是宵禁后才回。昨夜溜回院子时,我爹就站在墙根底下等我。”叶修说起来,似乎还心有余悸,“黑灯瞎火的,那样子,啧。”

黄少天听了这话,幸灾乐祸地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,翻墙的时候被你爹逮个正着,活该!哈哈哈,大半夜的,元帅那么一尊神站在那儿,吓得不轻吧,哈哈哈哈。”

脑海里回想了一下昨夜的情景,叶修耸耸鼻,赞同地点点头。

在外浪了好几个晚上的叶公子,昨夜良心发现,想着收收心,回家老老实实做个乖儿子,哄哄自家双亲。却不想被状元郎勾去了魂,逗弄状元郎的心思显然占了上风,乐颠颠地央人弹点小曲儿听听,这把人状元郎当什么呢!也是状元郎脾气好,不嫌烦,任劳任怨地给弹了一晚上。

两人也不多话,叶修靠着窗,云层散去,星辰密布,如钩新月也显出几分旖旎。状元郎实在是过于谦虚了,这般琴艺,便是宁乐坊名扬天下的花魁也及不上。

乐极生悲,叶公子心里还挂着那悦耳琴声,烛光下的侧脸,实在是好看得紧。不小心走了神,等到轻手轻脚翻下院墙,才发现叶爹爹抓了把偃月刀立在那,衣服都没换,显然是等了不短时间了。

叶元帅面沉如水,脸黑得都快赶上浓浓夜色了,剩下偃月刀玄铁泛寒,闪着微光。

吾命休矣,叶修心道。

“不提也罢。”叶修抹了一把脸,问起了正事来。

黄少天也不再打趣,严肃道:“还真被你猜中了,王潜那老小子,没跟安王交底。”说完,把信递给了叶修。

叶修一边看信一边说道:“王潜此人,谨慎过度,胆识不足,惜命得很。如果不是礼部尚书一手提拔的他,他不一定会为安王办事。不过……”叶修嗤笑一声,“又想升官发财,又想高枕无忧,哪有那么好的事。”

手下点燃一盏烛灯,信快烧完了,叶修才继续开口道:“不用拦着王潜跟安王见面,他不会和安王说实话的。”

安王存的是什么心,是个人都看得出来,兔死狗烹,王潜总要为自己留点保命的东西。——周泽楷的事情若是走漏了风声,皇帝计较起来,被交出去顶罪的人,只会是王潜。

“安王一直怀疑周泽楷是我们的人,偏巧不巧小周还摘了我府上的花,安王多疑,他不查个明白,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叶修顿了顿,又是那副不以为意的模样,“倒也不用太担心,这个老狐狸,没拿到具体证据之前,不会对小周下手,而且……恐怕现下他还存着拉拢小周的心思。”

黄少天心下了然:“海棠那边看样子是没什么问题,现在就看王潜下一步怎么做了。你怎么这般笃定安王不会出手啊?”小侯爷关心得挺多,“万一他来个一不做二不休,斩草除根。”

这话倒真是给问住了,皱了眉思忖片刻,叶公子才开口道:“为了以防万一,小周那边我亲自看着。”

“小周……”黄少天终于发现了不对劲:“你何时和他这般熟悉了?还小周,我也比你小,怎么不见你叫我小黄?”

叶修打量了他几下,真诚道:“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叫大黄。”

大黄,这不是狗的名字么?回过味来才知道自己被骂了,黄少天拿了拳头弓起食指拱面前人的头:“叶修你大爷!”

昨夜跟踪的人刚从屋里出去,陈夜辉紧跟着就进来了。

“王爷,小侯爷和叶解忧和好了。”

安王手里端了一盏茶,用盖拨了几下茶瓯,不太在意:“他俩这又不是一回两回了,哪回吵架超过十二个时辰的?”摆摆手,示意不必纠结。

陈夜辉应下,另起了话:“江公子传消息来了。”说完躬身递过去一个信封。

安王展开,面上看不出情绪,熏炉里的烟袅袅直上,室内漫着怡人的清香。陈夜辉立在一旁,大气也不敢出。

片晌,安王这才咂摸开口道:“看来昨晚,真是巧合?”

“新科进士里头,是不是有一个叫江波涛的?”黄少天突然停下动作,问道。

“是有这么一个人,怎么了?”

想起昨夜的情景,小侯爷若有所思地开口答道:“你留意下这个人,我觉得他……不简单。”

叶修也不多问,点头记下,眼见黄少天准备离开了,实在是懒得起身,便靠在木椅上以目相送。

黄少天见他可怜兮兮地望向自己,心生不忍,犹豫道:“要不你跟我一起出去,元帅若是问起来,就……就说是陛下让我来叫的你。”

越想越觉得这个计划可行,有喻文州撑腰,元帅也不能怪他俩。

叶修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了书,规规矩矩地坐着,听见这话,脸上竟是露出拒绝之意:“这样不好吧。”

黄少天扯了他一把:“嗨呀,有什么不好,走走走,跟着本少爷混,吃不了亏。”

叶修推开他的手,言辞恳切:“唉,少天,我功课还没做完,你想玩,我下次陪你。”

小侯爷后退三尺,被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正想问他搞什么幺蛾子,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威严的咳嗽声。

转过身,叶元帅堵在门口,扬着下巴斜眼盯着两人。

蔫了声,熄了气,黄少天立刻站得笔直,朝着元帅恭敬地行了个军礼,眼神游离不定,暗戳戳地瞅着叶元帅身后的门:“元……元帅,我还有点事,先……先走了,改日再……再来拜访。”说完这话就打算脚底抹油地跑了。

后面这人躲着看好戏,仗着叶爹爹看不见自个儿的脸,咧着嘴,无声地笑。

“少天。”叶元帅出声叫住了已经挪到门口,半脚踏出门外的人。

若是黄少天身上有毛,这会儿估计已经全部炸开了,叶修挑挑眉暗暗地想。

“你今天怎么没去军营?”

叶元帅两个儿子,一个考上了状元,成了当朝吏部尚书。剩下那个,还没等叶元帅开口,就说自己立志要考取状元。想叶家祖祖辈辈,武将出身,如今竟是没个半子能继承这家业。正堂上还挂着“满门忠烈”的金匾,叶元帅的眼睛却落在另一块“忠义两全”四字上,良久,叹了一口气。

左丞相大人看得比较开,笑眯眯地招手,宽慰道“不必忧心,不必忧心”,转头就把黄少天拎在了叶元帅跟前。——黄家和叶家相反,世代文官,除了个黄少天。

黄少天打小就爱舞刀弄枪,天天往叶修家里跑。问起理由来,还说的头头是道。叶修家有练武房,十八般兵器,样样齐全;叶元帅会带着他们上演武场长见识,还能看排兵布阵……左丞相大人乐见其成,由着他来。十六岁就把他送到军中,说是营长,其实是让叶元帅带带人。先生从小就教他们兵法,实战经验却是半点没有,跟着叶元帅练兵,好好学学。

“若是哪天,这要上战场杀敌了,就让他去。”左丞相挺着背,坐得端正,一丝不苟,文人那点装模作样的姿态,倒是被他演绎得十分精准。


————

羞愧地更新,边润色边更,还有四章,我改完就发。

我的懒惰实在超出了我的想象,不知道这篇文有多少人在看,姑且还是保证一下,绝对不会坑。(土下座)


评论(2)
热度(22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