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黄叶】恰逢少年 01

♢  高中生黄叶,一个温暖灿烂的黄和一个成熟包容的叶

♢  没什么主线剧情,就是少年流水账故事

♢  含有非科学的元素


01


黄少天站在教室走廊的门口上,脚边放着自己的书包。隔壁教室的后门打开着,从黄少天的角度,能够清楚地看见叶修的脸。

叶修面前的书立在桌上,借着遮挡打了个哈欠。

黄少天小声地叫他:“老叶,老叶!”

叶修头也没抬,从课桌抽屉里掏出一盒好丽友,随手扔过去,角度刁钻地划过一道弧线,最后还是准确地落到了黄少天的手上。

冬天的早上,天还雾蒙蒙的,呼吸都带着白气。清洁工还在打扫街道,扫帚与地面摩擦,发出“唰唰——”的声音。

身后是杂乱的读书声,黑板上挂着喻文州提前写下的背诵任务。今天轮到语文早读,按惯例,最后十分钟要默写,每个人都卯足了劲背书。——捂耳闭眼的,以头抢桌的,各形各样都有,跟念经似的。

黄少天探头看了看,班主任正环着教室巡视,没空看着他。他小心翼翼地蹭到隔壁班后窗,临窗的人见怪不怪地把窗户打开了一些,黄少天就着空隙把一罐牛奶放到叶修桌上。

“还是热的,你赶紧喝了。”

叶修班上是英语早读课,英语老师是个温和的小老头,刚在给人讲单词,转过身来,就看见黄少天伸着头,杵在窗台边上。

“哟,叶家小媳妇来啦。”

黄少天每天早上都给叶修送早餐,小老头没半点避讳,经常打趣黄少天是叶修家的童养媳。黄少天想反驳来着,叶修却深以为然地点点头。

“可不是么,瞧这贤惠劲儿。”

黄少天听到他这话,梗着脖子不说话,竟是默默接受了这个称呼。男生之间,开点小玩笑,无伤大雅,少年人也不在乎这些,加上叶修和黄少天关系本来就好,久而久之,谁看见都要调笑这么两句,就连年级办公室的老师也要凑凑热闹。

小老头这话一出,班上哄然大笑。

黄少天自从接受了这个设定,就变得十分坦然。咧着一张嘴,对着小老头没大没小的样子:“嘿嘿,杨老师好。这不是放心不下么,做人媳妇怎么也得有这点自觉啊。”

叶修许是怕冷,手缩在袖子里,只露出半截手指,伸着指尖翻书。黄少天把围巾解下来,大半边身子都探进窗来。扭着身子把围巾系在叶修脖子上,嘴里还在念叨:“这么冷,你就别开门了,把门关上,关上,冷不死你。”

小老头咂摸了两下,对叶修道:“这恐怕不是小媳妇吧,这得是个妈呀。”

叶修被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,露着两只眼睛,眨了眨,带了些狡黠的味道,没有说话。

喻文州站在黄少天身后,咳了两声:“少天,老师喊你回教室默写了。”

教室门口,班主任铁青着一张脸,都快被气笑了。

天渐渐亮了起来,一群白鸽扑腾着翅膀,向着远方飒地散飞开来。有两只落在走廊的矮墙台上,歪着脖子,豆大的眼里倒映着少年跃动的身影,发出两声咕咕的声音。


旧教学楼出口种着一株腊梅,路过的时候,清香扑鼻,很是好闻。高三提前十分钟下课,教室已经空了。

“要不还是高三好,等我们下课时,他们都吃完了。“黄少天摇头感叹,“而且他们还有空调!。”

越想越是不公平,碎碎念了好多高三福利,语气难掩艳羡之情。

“别急啊,黄少天同学,再过两年,就换你了。”叶修和喻文州慢悠悠地往前走,一点也不着急,“到时候就该你羡慕人家高一作业少了。”

黄少天不置可否,搭着叶修的肩膀往前推: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走快点,等你们磨叽去食堂,还能打到什么菜?”转过头来又对喻文州喊道,“班长,快跟上。”

打饭的人最多,排了好长的队伍。叶修手比较快,几下就完了事,瞅好了空位,占了座等少天和文州。

“早上迟到了,没来得及买早餐,就吃了个好丽友垫肚子,饿死我了饿死我了饿死我了。”黄少天端着餐盘坐下。

喻文州听到这话,表情有些奇怪,到底还是忍住了没说话。

黄少天毫无所觉,挑起一根钢丝:“啧啧啧,你们看看,这都是些什么菜,钢丝球刷都落里边了。”话是这么说,把挑出来的东西放到一边,重新夹起菜,毫无芥蒂地吃了。

叶修把粉蒸肉的碗放在桌子中央:“喏,最后一碗小碗蒸菜,凑合凑合大家分着吃吧。”

“今天的菜汤不错,盐放够了。”喻文州负责打汤,一人一碗,加上各自打的菜,“好歹也算是三菜一汤了。”


下午的时候,出了太阳。冬天的太阳,坐在教室里只看得到感受不到,到外面走上两圈,才能觉察出是暖洋洋的。

叶修抱着作业本穿过办公楼二楼的走廊,黄少天也不知道眼睛怎么那么尖,站在小操场上,抱着篮球,隔空朝着叶修喊:“老叶,下来打球。”

少年站在阳光之下,头发都被染上了一层金色。隔得太远,叶修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却能想象到他嘴角的弧度。

办公楼左面背阴,叶修站在阴影里,觉得有点冷。朝着黄少天挥了挥手,也不管对方有没有看清,快速把东西送到办公室,转身下了楼。

下节课四班和五班体育课,两个班的老师基本重合的,连体育老师都是同一个。黄少天大课间就下来占好了球场,等到自由活动时,拖着叶修就去了。

两个班打比赛,非得玩点不一样,打乱了班级,随机分人。叶修和黄少天在一个队,喻文州和方锐是对手,其他人再互相凑一凑,还是能弄齐两个队。

叶修虽然是个学霸,但确实不怎么擅长体育运动。黄少天倒是爱打球,连带的喻文州这种文质彬彬的人也会下场打两把。叶修一般死活不动,被拖到操场旁边,也是蹲在观众席,抱着水杯旁观。

六班的小帅哥刚开始还不太懂,每次见叶修眼巴巴地望着球场,还以为他被孤立了。腼腆地立在一旁,好半天才把话说明白。

叶修摆摆手:“小周,不是,我就是不太想出汗,不是因为少天他们不让我上场。”

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摸过来,撩起衣摆擦汗,露出半截身子,听见这话立马不乐意了。

“周泽楷你别听他胡说,他就是打得烂,仇恨拉得高,拿了球总被拦。”转头从叶修手里拿过水杯,对着嘴咕噜咕噜地灌下去,“我怎么可能不让他上场,我都不嫌弃他打得烂,天天邀他来,他自己懒。嘿,不对,我说周泽楷你少在那煽风点火,挑拨离间的。”

黄少天和周泽楷初中一个班,说起话来半点不客气。

周泽楷默了半晌,过了一会,才张口“呵”了一声。

叶修也跟着说:“呵呵。”

杀敌于无形,黄少天一口气憋在胸口,忿忿道:“卧槽,老叶,你怎么帮着外人,有点良心。”

叶修的眼睛也不知道看着黄少天哪,不经意地弯着嘴角:“人小周老实,你少欺负人。”

老实人周泽楷笑笑不说话,坐稳了好孩子的形象,只剩黄少天一个人气得直嚷嚷。

这会叶修也来了兴致,不用黄少天催,自个儿就跟着来了。

黄少天勾住叶修的脖子,拍拍胸脯:“老叶,看哥哥带你装逼带你飞,打爆对面狗头。”

叶修睨着他,做了个比身高的手势,悠悠然走开了。

篮球比赛还是要现场看,即使不懂篮球,也会被现场气氛所感染。女孩子们围在球场上,大胆的已经叫了起来。

“黄少加油!”

“方锐大大上啊。”

喻文州的支持者比较特别,也不喊加油,趁着乱表白:“文州爱你!为你打call!”其中还有好些个四班的女孩,混在五班的女生群里,一点班级荣誉感都不讲,一心一意为喻文州打气。

叶修也有粉丝,一群男孩子站在女生旁边,十分显眼。

“叶神竟然还会打篮球。”五班的男生比较惊奇。

“不愧是叶神。”四班的男生还比较淡定,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。

男生吼起来,和女孩子的嗓音是不同的,颇有震天盖地之势。

王杰希坐在教室里,正算着一道代数题,就听见窗外传来整齐划一的男高音:“叶神打球,技高一筹;跟着叶神脚步走,拳打八方占鳌头。”非常具有邪教现场的气息。

王杰希:“……”

叶修面对这种场面也丝毫不惧:“好说好说。”

黄少天嗤之以鼻:“简直无耻,你还是站得离我远点,我怕你拿了球我会忍不住带头拦你。”

叶修打球其实真倒也没黄少天说那么烂,至少没到拖后腿的地步。

喊得十分起劲的众人这会倒也没见失望,纷纷点头:“是个正常人。”叶修念书成绩太好,要是打篮球打出科比的水平,这才叫惊吓。

黄少天打小前锋的位置,一有机会就往前冲,攻击力格外骇人。

喻文州那队也不好对付,方锐带头拦人;很是难缠,喻文州打得稳稳当当,不算出彩,倒是因为指挥精准,拿了不少分。

两队不相上下,胶着许久,喂给黄少天的球被方锐拦下,方锐转身过人时,又被防守从旁边把球给拿走了,场上战况激烈,你追我赶,谁也不让谁,最后球被传到了叶修手里。

众人:“……”

叶修抱着球一脸状况之外,甚至连球怎么传过来的都不知道。左右两边都有人往这边赶,不管去哪边都有人拦,瞬息万变,叶修往后退了一步,深吸一口气,做出了投篮的姿势。

黄少天朝叶修喊:“直接投!”

少年的头发随着跑动跃起一定的弧度,汗水顺着发梢飘落,一切都好像放慢了,叶修感觉自己甚至能看见汗水的掉落轨迹。

黄少天喊:“放心投!叶修,我在这里。”

喻文州想抢篮板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黄少天先一步到达,看也不看叶修抛起的球,一向以攻击出彩的人,防守起来也是毫不逊色,最后硬生生地从虎口争取到了几秒时间。

几秒时间,也够了。

黄少天冲过来抱住了叶修,不过是玩耍的比赛,却怎么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拜跌宕,心脏剧烈地跳动,似乎有某种感情就要倾泄而出。

紧紧用力抱住还不够,黄少天伸手把叶修举了起来,好在他的手够长,两厘米的身高差完全不是问题,两只手分别架在叶修两边的胳肢窝下,一把就把人给举起来了。

叶修低头,看着黄少天洋溢灿烂笑容的脸,心里纳闷:他哪来这么大臂力?


黄少天把两个空牛奶瓶放在桌上,对着厨房喊道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通校生第二节晚自习下课就可以回家了,黄少天掏出手机给叶修发短信:我到家了。

叶修是住校生,还有一节课,这会儿自然不能回他。

黄妈妈做了一碗面给黄少天当夜宵,擦了擦手问:“修修这周来不?他上次说小黄鱼好吃,这次特意多买了一些,正好炸给他吃。”

“妈,到底我是你儿子,还是他是你儿子啊!你好歹也关心关心你辛苦一周的亲儿子好不?”

黄妈妈捏了捏黄少天的腮帮子:“我还不够关心你啊,大晚上的,我不去床上暖和着,等在客厅等着给哪个小白眼狼做夜宵,啊?”

“是唔(我),唔(我),妈妈你住(最)好了。快放熟(手),放熟(手),疼疼疼。“

“这还差不多,不跟你贫了,修修到底来不来?”

“来的。”黄少天揉着腮帮子,“你再炖个鸽子吧,我觉得他最近瘦了点,要考试了,多补补。”

叶修的短信回复很简洁,就一个字“好”,标点符号都不带。

黄少天早就习惯了,也不太在意。

“我妈这周买了好多小黄鱼,你最喜欢的炸小黄鱼,你上次还夸我妈做的好吃来着,你这周要不要来我家吃饭?”

“这多不好意思啊。”叶修十分不走心地客套。

黄少天完全没察觉某人的假情假意,真诚道:“嗨,这有啥不好意思的。明天放学你跟我一块回家,晚上顺便在我家住,星期六我们一起做作业,星期天还可以一起出去玩!!”

“你不说就去你家吃饭么,怎么还住上了?”

“你又不是第一次在我家住了,反正你家也就你一个人,顺便了,就这么说定了啊!!!”

叶修的短信很久都没回复过来,黄少天握着手机躲在被窝里,盯着那块小亮屏,都快睡着了。

手机震动了两下,一如既往地利落,叶修回复道:“行。”

黄少天夹着被子,在床上滚了一圈。

黄妈妈在外面轻轻敲了敲门:“少天,快点睡觉,明天还要上课,不准再玩手机了。”

黄少天得了消息,放下心,正准备关机,手机又窜进一条短信。

叶不羞:刚才班主任临时查房,没来得及回你,睡了,晚安。


期末考快到了,考完以后还要补七天课,然后才能放假。

黄少天早就开始计划假期:“我算了一下,放了假还有十多天才过年,这之前咱们可以一起出去旅游一趟,就去一周,去哪你们定。我觉得西安和海南不错,西安可以看雪,我们也附庸风雅,领略一下古都长安的美景;或者去海南,海鲜沙滩,冬天嘛,去温暖的地方呆呆。回来以后恰巧赶上过年。”黄少天状似不经意地问,“叶修你……班长你们过年去哪?”

喻文州闻言愣了一下,笑道: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回老家。”

“哦哦,那挺好的。”黄少天怔怔地应和,又问道,“叶修,你呢?”

叶修的眼神不动声色地看向黄少天身后,蹙着眉思索了好半天,才开口说道:“应该是去国外和我爸妈团圆吧,我弟前两天视频还说我,不去就是不孝顺。”

说完后,眼神又朝少天身后瞟了一眼。

叶修补充道:“不过也不一定,过年机票不好买,也许就一个人留在国内过了。”

黄少天正失望着,听见这话来了精神,脸上都染上了动人的神采。过了一会,又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不太厚道,老叶一个人孤零零的,见不到亲人,怪可怜的。

黄少天急忙道:“那你去我家吧,跟我一起过年,你一个人过年也太没意思了!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转头看叶修,捕捉到了一点还未来得及消失的笑意。再凝神看过去的时候,叶修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叶修说:“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空气中有不安分的因子在浮动,少年的心思埋在眼角眉梢,只言片语里,小心翼翼地试探,谁红了脸颊,谁扬起了嘴角,多年后回首,都道恰逢少年。


学校操场翻新,课间操的场所被移到了两个校门口前面的空地。深冬腊月,叶修缩在教室里不愿意出去,黄少天从后门窜进来逮人。

“老叶,快点走,今天要查人的,一会数人头,少了要扣分,还要罚扫办公室。”

叶修不为所动,摆了一本物理练习册,笔在纸上画来画去,算着上节课留下的题。

“你真不去,你不去我可走了。”教室里没什么人了,黄少天做出要走的姿势。

“快走快走,我不去,这天太冷了,扣分就扣分吧。”

黄少天走到一半,折了回来,手里也拿了一本练习册,坐到叶修旁边的位置:“刚才你算的那道题,给我讲讲。”

几个班班长交叉点人头,喻文州数到四班少了个叶修。

“叶修感冒了,头疼,今天不出操。”四班班长递了张假条给他,“对了,你们班黄少天也没来,请假没,学生会要清点假条的。”

喻文州:“……”

黄少天打扫办公室的时候,叶修正站在物理老师的办公桌前,四班进度比五班快一课,叶修手里拿的卷子是物理老师单独给他的。

物理老师戴着眼镜,颇为儒雅,朝黄少天招招手。

“这张卷子,你拿去做一遍,明天给我。”物理老师为人随意,也没叮嘱他俩低调,只加了一句,“有什么不明白的,你可以和叶修讨论一下,不要求独立完成,反正最后拿来给我就行了。”

叶修当然没有感冒,他成绩好,老师宽容得不行,趴在那睡红了脸,咳嗽两声,就给开了一张假条。

黄少天掐着叶修的脖子晃:“老叶,你也太不是人了,坑我有意思吗?!”

两人还在办公楼的走廊上,英语老师端着水杯晃晃悠悠地路过,听见这话,小老头抢在叶修前开了口:“有意思,特别有意思。”

叶修微弓着腰,背着已经跳到他背上的黄少天,朝小老头竖起大拇指。


-TBC-



————

这篇文原名叫《我能够看见你的尾巴》,字面意义上的,算是个小线索。

没有什么主线剧情,只想看黄叶二人少年无忧的模样,岁月静好,恰逢少年。

不想写太长,会控制字数,写到高三毕业就不写了。很快的,毕竟时间一跳就过去了。

我唯一看过的篮球比赛就是《灌篮高手》和《黑子的篮球》……所以大家对文里写的篮球比赛多包容包容(抱拳),谢谢!

月更写手羞愧地更新了,稍后还会有《平生欢》。


评论(4)
热度(26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