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喻叶】众生相(下)

♦一篇迟到很久的鱼总生贺文。

♦自我感觉,有那么一点OOC。

♦有一点长的短篇,分上下发。

上篇


<六>

黄少天的发色和皮毛颜色颇为相似,不如说要更加耀目,笑起来,露出犬牙,那般模样,真叫人离不开眼。

叶修点评道:“人模狗样。”

见喻文州扬眉睨着自己,补充道:“字面意思,没骂他。”

黄少天邀请叶修跟自己回犬族地界玩,喋喋不休了一上午,把妖界描绘得天花乱坠,恰是人间仙境。

叶修不为所动,黄少天思忖了一会,放了大招:“老叶,你跟我去吧,不是说请你吃大餐么?”

叶修真跟着点了点头,黄少天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听叶修说:“好啊,不如吃狗肉火锅吧。”

喻文州打圆场:“行了,你别逗他了。”又对黄少天推辞道,“天宫不能没人坐镇,这次我俩都出来了,该回去看看了,以后有机会再登门拜访。”

叶修就在一旁看喻文州胡诌,天宫还需要人坐镇?笑话,以前喻文州没来天宫时,叶修哪次不是在外浪个几十载才回去。今日去东海钓鱼,明日去天山下棋,喝醉了睡一觉,人间就是好几个春秋。

黄少天见喻文州这本正经,也没了辙,泄气道:“叶修,真的没有半点回转余地吗?”

叶修倚着喻文州的肩,打了个哈欠,眼底却很清明:“昨晚我说得很清楚了。”

黄少天拦住卢瀚文,不是在阻止他救人,而是要问个明白,才能找到最妥当的办法。

“不是没法救,是不能救,生死簿上记得清清楚楚,他俩有三生三世的情缘,过了这一世,还有两世,皆能衣食无忧,平安顺当,成得眷属。救了这一世,那下一世便是受尽苦楚,不得善终,或者投了畜生道,相见不相识。”

“你说,这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?”

黄少天甚少见叶修这般严肃的样子,到底是三十三重天上的神仙,威严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黄少天一个人坐在回廊边上,外面下着雨,顺着廊檐往下滴,扑面而来的凉意。

“这是最好的结果了。”身后传来喻文州的声音。

黄少天没有回头,声音闷闷的:“我知道。”正是因为知道才觉得难受,他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却无能为力,他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冷眼旁观,坐待结局。

就像把手放进溪流,舀一把上来,握得紧紧的,也不能阻止那些从指缝里跑掉的泉水,再展开的掌心,什么都没有剩下,只有那复杂交错的掌心纹路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盘踞在那里。

“他是天界的上仙,神通广大。花鸟草木,人妖魔鬼,哪一个他不是看一眼就知道了结局。你我不过这一遭,便是这般挣扎难耐。他呢,他看了多少?”喻文州的声音悠远,仿佛在感叹,又仿佛在控诉。

“你说,他看了这么多,这尘世间,普天之下,青天之上,谁能入得了他的眼呢?”

黄少天没法回答他,话哽在嗓子里,说不出口,他觉得有些残忍。雨打在房檐上,有些喧哗,这一方天地却静得不行。喻文州脸上带着他惯常的表情,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,放人间,得是浊世佳公子。

可黄少天觉得,还是有什么不一样。——沉默静谧之下,蛰伏着一些蠢蠢欲动的东西,却是不敢轻举妄动。

就像是深渊,稍错一步,就是万劫不复。

黄少天无意窥得了一两分,都觉得心惊肉跳,他突然不想往下想下去了。他隐隐觉得,事实不该这样。喻文州不是弱者,他应该站的位置也不该是那里,那般处境,不适合他。

喻文州突然莞尔一笑,方才的沉穆仿若错觉。

“他能预料到很多事,包括你和瀚文会把结局告诉宁小姐的事。”喻文州道。

黄少天正想否认,灵光一闪,迅速反应过来,道了谢,就兴奋得蹦着去找瀚文了。

宁小姐摸着瀚文的头,嘴角还是带着温柔笑意,眼里却含着泪,喃喃道:“谢谢你啊,瀚文。”

卢瀚文握住她的手:“宁姐姐,你们不走吗?走得远远的,或者跟我回犬族,皇帝就找不到你们了。”

宁小姐摇摇头:“注定的事,往哪走都逃不掉的。柳郎只是个普通人,他愿意陪我过这样的生活,我已知足。我不能这么自私,再带着他去走上不属于凡人的路。这几个月,是我偷来的,本是奢求。只是苦了柳郎,他是无辜的,我却要连累他丢了性命。”

宁小姐突然朝二人跪下:“二位恩人,小女子恳求二位救救柳郎,我死不足惜,他却不该得这样一个结局。”

黄少天把卢瀚文揽到身后,把人扶了起来,为她抖掉膝盖上的灰,又拢了拢身上的衣裳,做完这一切,才直视宁小姐的眼睛,少焉,终是狠心摇头。

宁小姐的泪终于落了下来,也没有再说什么,拉着卢瀚文道别,只字不再提以后的事。

临走的时候,黄少天突然问:“你后悔吗?”

面前的女子,眼眶通红,擦干了泪水,眼睛里闪烁着光芒。她坚定道:“无怨无悔。”

黄少天点点头,往她身后的屋子看了一眼,便带着卢瀚文离开了。

叶修和喻文州坐在院子外一棵老树上,把院中发生的事看得一清二楚。

“不告诉她柳郎中醒过来了?”

叶修斜他一眼:“明知故问。”

喻文州不置可否,问道:“你在疑惑什么?”

叶修不答,半晌声音才响起:“值得么?她本来可以一辈子荣华富贵,无忧无虑。那个王爷,你我都有目共睹,是个好夫婿,她嫁给王爷,也没什么不好。为什么她愿意跟着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郎中走呢,吃的穿的用的,哪个比得上她之前的。你看看那个院子,还没宁侯府的花园大。但是,为什么呢?”叶修的声音没有太多其他的情绪,他只是感到疑惑,对这个问题感到疑惑而已。

喻文州的心跳得有些快,他看着夜空中叶修呼出的白气,一点点地飘散开来,不自觉地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喻文州听见自己近乎诱哄地说道:“王爷再好,也不是她喜欢的那个,小郎中拿不出那些金银珠宝,不过只有一颗愿意用命护她的心。”

“千金难买心头好。”

“你虽常在人间游走,不过这情爱之事,看来是我比你懂得多。”

“若是我的心头好,我也自是愿意付出所有来护他,爱他,对他好。”

“对我来说,他即是神。”

“我想要他。”

叶修脑子嗡了一声,麻烦了,他想。


<七>

从人间回来叶修就不见了踪影,喻文州却是一点也不着急,按部就班地处理着这些日堆积的事,甚至一副心情颇好的样子。

小仙童跟在喻文州后面,央着喻文州赶紧去找找,这次一点信都不留,以前可不带这样的。

喻文州老神在在,答非所问:“你们养过猫吗?”

王杰希正在炼丹,叶修没事干拿了一个炉子抛着玩。

王杰希打得主意好,指着炉子道:“喷个火。”

叶修打了个响指,炉子下就燃起了三昧真火。

这般老实,把王杰希惊得不轻。

“怎么了,喻文州终于对你出手了?”

王杰希本是随口说说,不料叶修听了这话,睁大了眼睛,一副愣怔模样,真火窜起了老高。

王杰希没空管他了,拿了法器抱着炉子站远,火候不对,晚一步,这丹就毁了。

叶修讪讪地摸了摸鼻子,溜溜达达的,几步就晃到门口,众目惶惶之下,就这么跑了,跟个兔子一样。

这样的叶修实在是稀奇,王杰希笑了:“有意思。”

张新杰见叶修独自前来,不经意问道:“怎么就你一个人,喻文州呢?”

叶修怪不自在的:“我一个人也没什么奇怪的吧!”

张新杰听到这话,停下整理书架的手,转过身:“嗯?”

盯着叶修看了一会,才接着说道:“不奇怪。”

叶修大大方方地去翻因果牌,张新杰也习惯了,没拦他。

从达官显贵翻到贩夫走卒,看了一个又一个人生,有喜有悲,叶修面上没什么表情,一个个地翻过。

张新杰突然递给他一个盒子,上面是宁小姐的生辰八字。

“你要找的在这里。”

只有碎掉的因果牌,才会装进归冥盒。叶修没有打开看,把盒子还给了张新杰。意料之中的结果,谈不上什么失望。

张新杰望了他一眼,突然说了一句:“喻文州跟你一块去的。”

叶修顿了一下,轻描淡写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哦——”

这一声应答,颇为意味深长,婉转了好几圈,叶修背上发毛,盘算着溜之大吉。

门外有仙鹤送来了信,是给叶修的。黄少天送来的传音信,刚打开,就是他念经一般的唠叨,劈头盖脸地砸来。中心意思就那么几个,小郎中被打死了,宁小姐难产去了,俩人的儿子被七王爷带走了。

叶修早就知道这结果,再听一遍,也没什么起伏,倒是信的末尾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“老叶,你什么时候来找我,说好的我带你逛妖界。不说别的,我们犬族的地面上,本少带你横着走都行。你一定要吃狗肉火锅么?兔子肉行不行,你好歹救了我一命,勉为其难带你去尝尝虎族特产——五香兔头,保证你吃了以后,就不会再想吃狗肉了!你来……”

剩下的话被叶修掐了,思忖了片刻,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与其留在这里和这群人精打太极,不如去妖界逗逗黄少天。

打定主意的叶修,风风火火地走了,小仙童们看着留在原地的命辰星君,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如何动作才好。

张新杰招手唤了一个仙童过来,吩咐道:“你去告诉莫笑宫的喻公子,就说他家猫跑了。”

喻文州记得自己刚化形那会,不过是人间总角孩童模样。叶修概是没抱过小孩的,喻文州一抱住他,叶修连手脚都僵住了,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他很喜欢那样的叶修,像是把他从众人的视野里偷了出来,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叶修。

叶修总怕照顾不好小孩,拖着张新杰和王杰希出主意。

王杰希抓了一把丹药:“你把这些都喂给他试试,说不定明天就长大了。”

张新杰比较靠谱:“你既然爱往人间跑,怎么不去学学人间是怎么带孩子的。”

叶修觉得这办法可行,蹲在人间村落的大树上,观察了好几月,也没学会这孩子是怎么个养法。

听说叶秋私底下抱怨过,叶修照顾他这个弟弟时,也没见这么上心。

每当这时喻文州便化为原形,叶修果然轻松多了,任由他缠着自己,也不再去想关于小娃娃的事,就这么坐在莫笑宫里头,远望云卷云舒,月升日落,这时的叶修,便真是那曙雀神君了。

喻文州的原形,是一条白蛇,雪白的鳞片,没有一点杂色,放在太阳光下,熠熠生辉。喻文州喜欢这个形容,叶修就是太阳,在叶修跟前,他愿意自己更好看一些。叶修会弓起手指,顺着鳞片,抚摸他额间的印记,变成人形时倒不见他来蹭了,也说不上是为什么。

莫笑宫的小仙童仰着脸,不解地问:“公子,我们不是在说神君么,怎么突然提起了猫?”

喻文州的脸上,挂满了温柔,他没有再回答,只是遥望着远方的落日。在天上看太阳和在人间看也是不一样的,不过喻文州觉得,最好的位置,还是在他身边。

叶修是天生地长的神仙,一出生就负着掌管太阳的大任。他和这些修炼成仙的人是不一样,人间那些爱憎别离,悲欢甜苦,他都不曾经历。他怀着的,是仙家最原始的慈悲。

众仙眼里的叶修,是喜新厌旧的神君。他们又哪里知道,叶修不过随手救了那么一两只小兽,有的是未开神智的寻常动物,有的是那些个仙妖灵兽。在叶修眼里没什么太大的区别,因果牌上有定数,叶修见不得生灵受难,救了都是在定数之中,能不能留下都随缘。

最是慈悲也最是冷漠,这么多年,能留下的也只有一个喻文州。——喻文州的命运,不在那因果牌之上。

喻文州想幸好。

神魔人妖在叶修眼里,都不过平凡众生,要想让叶修动那俗心,自是不能走普通路子的。

喻文州做的是一场豪赌,至少现在看来,一切都袭着预想中的发展。他把所有的赌注都亮给了叶修,赌局已开,无论叶修出什么牌,也不能再改变结局了。


<八>

妖以自己的兽类特征为荣,叶修在黄少天的建议下,也幻化了耳朵和尾巴出来。

“我说老叶,你跟我们犬族混,怎么弄个狐狸尾巴出来。”黄少天把自己的尖耳竖得老高,卷卷的尾巴蓬松成一坨棉花。他在叶修跟前转了一圈,势要展示犬族的威风,想让叶修回心转意,跟他一起做犬妖。

卢瀚文也跟着他瞎闹,尾巴在后面一晃一晃的,叶修的手又发痒了。没忍住上手摸了以后,才突然发现不对劲的地方。

“少天,我说,这小卢怎么有点不像狗啊。”

叶修是见过卢瀚文原身的,还没断奶的小崽,叶修也没注意看。今日单看就着尾巴和耳朵,和黄少天的两相一比较,才发现不对。

“这是只狼崽子吧!”

“不会吧,瀚文可是我一手带大的。”黄少天有些不信。

“冒昧问一下,小卢跟你什么关系,亲弟弟?”

黄少天摇头:“不是,瀚文是我捡的。”

叶修:“……”

黄少天也发现不对劲了,看着眼前还在扑蝴蝶的小少年,一脸天真无邪,实在不忍心问出真相。

卢瀚文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睛:“嗯?”

妖界和天界还是有很大不一样的。妖们没那么多讲究,行事颇为大胆风流。

已经不知是第几位靠过来的美艳女妖,一只手勾起叶修的下颌:“哟,这是狐族的哪位小哥哥,面挺生啊。”

黄少天赶紧把人扒拉下来:“我朋友,我朋友,嘿嘿。”

女妖没搭理他,隔着少天向叶修抛媚眼:“小哥哥,跟奴家去喝一杯呗。”

叶修一脸淡定:“不了,我喜欢男人。”

黄少天大惊,心道,难道开窍了。

女妖听了这话不退反进,更是兴奋。婉转魅惑的嗓音被一道低沉男音取代:“嗨呀,早说啊,美人,走,我请你喝酒。”

叶修也没反抗,任人勾肩搭背,好不成体统。

黄少天默默擦汗,还好喻文州不在这儿。

“怎么着,醉仙楼,我请。”男扮女装的妖精趁机摸了一把美人的脸。

叶修不着痕迹地退开了一些:“唉,算了吧,一会我家那位找过来,说不清。”

“哟呵,还是个忠贞有主的。有主了你还跑到花眠街来厮混。”

叶修总不能说是黄少天带错了路。

少天也很冤,他虽然纵横妖界数百年,可按妖龄来算,也不过一个刚刚成年的半大孩子,哪里来过这种地方。叶修看这装饰好奇,询问这是什么去处?黄少天既然自诩妖界百事通,自然不能丢了面子,张嘴就胡说——吃饭的地方。

叶修不按常理出牌:“既然这样,我饿了。”

进来以后,一行人才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,黄少天捂着卢瀚文的眼睛,自个儿也红了脸,唯有叶修,还是那么没心没肺,淡定模样。

进来容易出去难,这短短一路,被拦了多少次了。

见叶修面上带着为难的表情,男妖善解人意地解读出了不少意思。

“哦,我知道了,和家里那个吵架了,故意带人来这里气他?”说着,眼神还似有似无地瞥了瞥黄少天,卢瀚文这倒霉孩子,就被这么忽略了。

叶修故意露出为难表情,是想表达难言之隐,不方便透露的意思。没想到却被人解读成这样,干脆顺水推舟,咬牙点了头。

男妖一副过来人模样,拍了拍叶修的小脸蛋,劝道:“吵架了好好解释一番就是,有这么个把你放心上的人,还来这种地方作妖,该不会想玩什么情趣吧?”

叶修活了几千岁,洁身自好,仙家喜净,哪里沾染过这些东西。别看面上镇静,本质上和黄少天这活了几百岁的小犬妖没有任何区别。平时浪天浪地的人,这会竟然有些招架不住,脸上隐隐也染上了些红色。

男妖离得近,看得真切,这可真是稀奇,禁不住打听道:“我还头一次见到这么纯情的狐狸,你家那是个什么妖,竟然能拐到这么稀罕的小东西。”

叶修想我可不小,我年龄都够了你叫爷爷了。又听到他这问话,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,叶修鬼使神差道:“蛇,是只蛇妖。”

黄少天一路欲言又止的样子,叶修见他实在忍得辛苦,便替他开了口。

“你想问什么直说吧?”

憋了半天,终于能问了,黄少天直言道:“你和喻文州在一起了?”

这回换叶修惊奇了,蹙着一边眉,好半晌才道:“怎么我感觉你们都知道了的样子?”

黄少天虽然不知道叶修嘴里的“你们”是指哪些人,但丝毫不妨碍他理解这话里的意思。

这还不简单?喻文州太司马昭之心了,不知道的恐怕只有你,还把自己当狐狸,明明就被人当成了兔子。

但好歹受了喻文州恩惠,看叶修这模样,黄少天还是决定帮一帮两人。

“你和喻文州认识多久了?”

叶修想了想:“算上他还是颗蛋的时间,有一千年了。”

“妖的寿命,撑死也不过千年。千年之后,须历雷劫,过了,便成仙,没过,便是灰飞烟灭。”

妖界和人间很像,夜晚的妖市灯火通明,有小妖学了人间的糖画,拿到妖市上来卖。有只兔子精扎着小辫,顶着两只长长的耳朵,不服气道:“凭什么你这上面猪狗蛇鼠都有,没有兔子?”

小妖学艺不精,还没学会画兔子,只得赔笑道歉,那样子,颇有几分人间生意人的样子。

妖市上热闹喧哗,黄少天的声音却还是很清晰的传了过来。

叶修的脸色逐渐变了。

黄少天问:“叶修,他陪了你几百年了?”

“他还有几百年可以陪你?”

叶修咽了一下喉咙,心脏忽然止不住地疼。像被开了一道口子,哗啦啦地灌进了好多东西,又像是种进了一口泉眼,一汩汩的泉水往上冒,四散着漫延开来,找不到出处。

黄少天观察他的脸色,觉得这事多半能成。

“我刚察觉到自己对他有那么点不可言说的心思。”

黄少天点头,孺子可教。

“还没来得及理清,就已经成了昭告天下的事情。”

黄少天越听越狐疑。

“我不想辜负他,不能抱着这么朦胧的感觉去哄他。他是我养大的,我若是想要什么,他自然会答应,这对他不公平。”

等等,这不对呀。

一直没有说话的卢瀚文,突然冒出一句:“可是,不是喻文州前辈心悦叶修前辈吗?”

叶修猛地转头望过去,眼底充满了不可思议。

他又抬头去看黄少天,黄少天点点头,心想,这叫什么事哟。

心上的口子合上了,漫延的泉水不断聚拢堆积,一点点地滋润着心底头的喜悦,慢慢地,快要溢出来了。

叶修的眼睛本来就干净,这会儿装满了纯粹的欣喜,星辰都落在了他的眼睛里。

黄少天和卢瀚文不约而同地捂住了胸口。


<九>

叶修突然很想见喻文州。

以往总爱往外跑,人间、鬼域、仙境、魔界……他都去过。偶尔会突然想到喻文州,彼时,他尚不太能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。

他站在远离莫笑宫十万里之外,用纸折几只鹤,往上空一抛,折纸成真,携着他的信物便飞远了。

叶修的信物,五花八门。有时候是北域山巅的雪,有时候是东海龙宫的珊瑚……他也不太在意,只是想给那人看看。

他也会给喻文州写信。

南极仙翁挖出一坛桃花酒,挺好喝的,藏了一些,回去带给你喝;

路过某地,正赶上春分祭,神坛上的祭品看着诱人,没忍住吃了两个,稻神老头非要我拿三年的风调雨顺来换;

人间的糖葫芦很好吃,下次带你来尝尝……

琐事总总,叶修豁然开朗。

人间的诗人写“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”

他想,他有些懂了。

叶修回到莫笑宫的时候,喻文州不在房内。他没有着急去找,反而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起来。以前出于尊重,他并不常到喻文州的房间来。

如今,都快成我的人了,我看看也是可以的。叶修一点也不带客气。

喻文州的书案上放着一支笔筒,是叶修用蓬莱岛的桃花树做的,桃花妖一边哭,一边控诉。

叶修丝毫不为所动:“剔你几根杂枝而已,就当我替你修剪枝叶了,还是分文不取的那种。”

那能一样吗,我又不是普通的桃花树,我可是仙山神岛上的桃花树,这点枝叶,灵力都够普通小妖修炼几百年了。桃花妖肿红着眼,可是他不敢说,他只敢老老实实地给叶修削枝干。

当然,这没什么稀奇的,叶修稀奇的是插在笔筒里的东西。

两个面人依偎在一起,一个是叶修让人给做的喻文州,另一个是自己,喻文州偷偷叫人做了个自己。

叶修的心底充满缱绻暖意,脉脉流水一遍又一遍地洗刷心房,叶修笑了。

天帝冯宪君的眼皮一直在跳,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。这种预感在看到叶修走进宝殿的时候,就更强烈了。

叶修跪在堂下,少见的乖巧。

天帝抖着手,认命道:“神君前来,所谓何事?”

叶修平静道:“没什么大事。”

天帝眉毛一跳,完了。

“就是我要成亲了,和你说一下。”

天帝这下可不止手在抖了。

叶修一鼓作气:“是个男的。”

“放肆!”

事实证明,叶修即使堕入情网,那也还是叶修。慌乱是一时的,折腾才是常态。

曙雀神君惹恼了天帝,被罚往极恶困狱受刑,什么时候知错了,什么时候放出来。

众仙家纷纷求情,天帝这次却是铁了心了,连众人的面也不见。

喻文州知道这个消息的时,正盯着桌上的九连环出神。书案上放着一个九连环,已经解开的九连环。是谁放的,不言而喻。

还没等喻文州去想清这背后的意义,小仙童就火急火燎地跑进来大叫不好。

极恶困狱内天雷轰顶,九十九道天雷一道一道地往下劈,天帝没说什么时候放人,照这阵势,等到放出来的时候,九十九道天雷也轰完了。饶是叶修这般天生地养的神仙,也扛不住这般折磨。

喻文州跪在大殿之外,不言不语,就那么跪着。众人何时见过这样的喻文州,那般和煦温柔的公子,如今跪在这,面如沉水,身上散发的凛然气势,太过慑人,竟是让人不敢靠近。

黄少天看着连绵数日的雨水,天色暗沉沉,人也不自觉地跟着阴郁起来。

上次叶修急匆匆地就走了,明明答应了带他好好玩的,唉,也不知道后来的事怎么了。外面的雨还在下,少天想,等雨停了,邀上叶修和喻文州一起来吧,这次几人定要好好游玩一番。

大门打了开,小仙童立在喻文州面前。

“喻公子,天帝召您进殿。”

喻文州的身份,说到底不过是叶修养的灵兽。在天界这么多年,却没人敢把他当作一只小小宠物看待。就连天帝都曾想过,要不许个特例,直接让他位列仙班得了。这个想法一出,众仙家无一人反对,倒是喻文州自己拒绝了。

莫笑宫叶修是没怎么管的,日升日落,他能记着这事已经不容易了。而如今莫笑宫那井井有条的样子,众人也都知道,这事儿得归在喻文州身上。叶修也知道,所以浪得更没边了,以前至少还能见着面,后来……

后来,用叶秋的话说,除了喻文州,其他人翻天也找不出来他。

有好事者明里暗里,去打听喻文州的心思,喻文州也只是温和道:“日升日落可有迟过,日照日隐可有错过?”

众人哑然,是啊,好歹这么些年也没见着错,不能说人家没管。可你要说管吧,这哪有扔下偌大的神殿,自个儿逍遥的?

可是看着喻文州笑眯眯盯着众人的模样,这话却是问不出口了。人自己都不在意,旁人管这档子事干什么?况且,认真算起来,这些个神仙,哪个神位比得上叶修的?仙家本就不是爱凑这热闹的人,这一来二去,众人也就习惯了。天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权当没看见。

所以天帝也是挺欣赏喻文州的,不提其他,但就能镇住叶修这么多年一点,也是顶大的功劳,换成旁人谁行?

然而今日,天帝复杂地看着喻文州,面上是难见的肃穆:“你们私底下怎么闹我不管,如今他动了私情,俗念未清,犯了仙家大忌,我不能饶他。凡人尚知道法度,开了这个先例,再难成规矩。”

喻文州未见慌乱,满是无畏。

“这么说,天帝是知道,那个人是我咯?”

喻文州面色平静道:“红线天成,还望天帝成全。”


<十>

叶修坐在困狱里,还是那么个样子,守门的人看着都心颤,叶修却是半点脸色未变。天雷已过九十,叶修是金身,不坏不腐。进来之前,王杰希还往他身上套了好几件法器,全部都被轰坏了,如今雷打在金身上,叶修面上是看不见伤的,嘴角却已经开始渗血,面色苍白。

守门的人忍不住劝道:“神君,您就和天帝服个软吧,第九十九道天雷谁也没受过,还不知道是怎么个厉害法。”

叶修还有空跟人聊天,谢了人好意,一句话断断续续地说了好几次才说完:“放心吧,劈不下来嘶……劈不下来的。”

守门人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,全当成了固执,摇摇头不再劝了。

九十八道天雷已过,第九十九雷劈下来之际,只听一声龙吟,响彻天地。

巨龙从苍云之间飞跃而出,盘旋上空,天雷落在巨龙身上,竟是被反弹回去,炸了开来。

银色的巨龙低头看叶修,额间有青色的印记,叶修总爱弓着手指蹭。

叶修被龙爪托了上去,小心翼翼放在了背上。叶修抓着龙角,心安理得地享受骑龙的待遇。

叶秋坐立难安,绕着屋子踱步,王杰希和张新杰停下了下棋的手,王杰希侧耳倾听了一会,忽然道:“雨过天晴了。”

巨龙在云间翻滚,飞过苍山青翠,跃过河流蜿蜒,鳞片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辉。

人间传说,神龙显灵,所到之处,祥云环绕,以为瑞泽。

叶修埋头贴着巨龙的头顶,蹭了蹭,叫道:“文州。”

白色的鳞片忽而一片一片地散落开来,渐渐飘散在半空之中,山风鼓动着叶修的衣袍,飒飒作响。

鳞片散尽,青年挺然而立,衣袂翻飞,青丝飘扬,额间印记衬着如冠玉面,更添了几分颜色。

喻文州把叶修拥入怀中,两人额头相抵。

“叶修,我想听你亲口说。”

叶修赧然。

喻文州却很执着:“叶修,你说……”

多年夙愿,近在眼前,喻文州忽然有点不敢动了,像是怕惊醒梦中人。

叶修执过他的手,十指相扣。

“我说,文州,我要和你成亲,我要娶你,或者我嫁给你也行,就像人间夫妻那样,拜天地,喝交杯酒,入洞房。”叶修的声音轻轻的,说出的话却像灌满了蜜糖,实在是太美好了。

叶修呢喃:“文州,我喜欢你呢。”

“这可,这可真是……”喻文州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,“真是出乎我的意料,我本以为你还要……”

叶修打断他的话:“你就不怕我跑了?”

两人身量相当,过往的是是非非,在两人的对视中蒸腾。

叶修他都知道了,喻文州低眸:“怕过。”却还是更笃定,你属于我。

“一千年前,你在苍南山捡到了我,等了五百年才等到我出生。你又是为什么呢?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两人落下的地方,恰是苍南山顶上,喻文州毫不犹疑地出卖道:“喏,它告诉我的。”

神树抖抖枝叶,落英纷飞,倒真是难得一景。

叶修没跟它计较,回忆道:“我跟人打赌,到苍南山来挖人参。不期然遇见了你,孤零零地一颗蛋,神识扫了一圈,也没找着你亲戚。可怜见的,我在你身上隐隐感觉到灵力,就想着带回去养着吧,死了怪可惜的。”

因果牌上没有喻文州的命盘,也推不出他的命运,一颗蛋五百年也没动静,倒是越来越大,最后就生出这么个小蛇,生来还什么都懂,也就叶修敢把他当普通小妖养着。

喻文州和叶修依偎在一块,耳鬓厮磨。汹涌澎湃之后是巨大的满足,涌在心底,涨涨的,一点点地填满那些隐秘的欲望。

他的神明弯着好看的眼睛,一遍一遍地诉说着爱意,似是要驱赶走所有的不安和阴霾。

——你终于属于我了。

“叶修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呵,我知道。”

天帝冯宪君坐在御座之上,心里的滋味百转千回,上古神龙,他想管也管不了啊!转念一想,反正他俩那点破事,整个天界早就心知肚明了,也没谁会去钻那个牛角尖,应该没人会在意吧。

没人在意吗?

对于喻叶二人终是成了这事,众人的反应是不同的。

叶秋“哼”了一声,对着叶修道:“能啊,让你能。”

张新杰淡然地点点头,一副早已料到的模样。

王杰希打理着他那片小药园子,头也不抬地道:“挺好,也算是为民除害了。”

黄少天话就比较多了,嚷着质问叶修:“老叶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。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一声,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俩吗?我拿你当兄弟,你拿我当宠物呢!?不对,宠物也不带这样不理不睬的。你俩在一起,我好歹也出了份力,这就叫什么,这就叫媳妇娶进门,媒人撂过墙。”

对于这些反应,叶修撩了撩眼皮:“人间娶亲,都是要送礼的。说吧,你们打算送些什么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真是有够无耻的,喻文州你不管管。

喻文州笑眯眯,诚恳道:“既然叶修都这么说了,各位也可以开始着手准备了,毕竟婚期也不远了。”

叶修赞道:“不愧是我的人。”

喻文州对这个这个说法十分中意,欣然接受。

黄少天就站在喻叶二人身旁,王杰希挨个挨个扫过去:“狗,男,男。”

黄少天默默掏出了自己的宝剑,冰雨隐隐泛着寒光。

“来吧,打一架。”

至于后来莫笑宫常年无主的事,那都是后话了。以前还有个公子管管,哪里知道,后来连公子也跟着神君跑东跑西,整日不见人影。莫笑宫的小仙童挺苦的,新来的犬神看不过去,总会带些好吃的来看看他们,继公子之后,犬神成功地挤掉了他原本的位置,成为莫笑宫仙童心中排名首位的神仙。

这也算是可喜可贺?

可喜可贺!


我生于草木山野之间,睁眼初识,便是你眉目如画,若所见皆能成天地。

——你即是天地。

你是无上神明,心怀众生,怜爱世人。

——而我是世人中人。


(完)


————

一些没有写进去或用上的设定:

1. 喻文州小时候会趁叶修休憩的时候,变成人形缠着叶修,叶修被蛇缠习惯了,竟然也没发现。

2. 叶修的衣服都是喻文州准备的,所以两人的衣服款式上很像,织女因为这个吐槽了很多次。

3. 周周是月老来着,叶修跑去找过喻文州的红线,但是文州是上古神龙,没有他的记录。

4. “公子”这个称呼是叶修让叫的。

5. 犬族有神眷顾,所以算是半神族,神犬。

6. 叶修照顾叶秋没那么上心,是因为叶修那会也是个小孩,他其实挺关心叶秋的。

7. 喻文州有记忆传承,苍南山那棵老树和他关系不浅。喻文州的名字就是他自己取的,叶修很平静地接受了。

8. 最开始没有因果牌的设定,文州是因为叶修而故意留下来的。

9. 瀚文比宁小姐大,宁姐姐是宁小姐要求瀚文叫的。

10. 瀚文是狼崽子这个情节和剧情没什么关系,只是实在舍不得删掉,就留下来了。

11. 叶修很喜欢摸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,为此喻文州撒娇,表示自己没有耳朵,也没有温暖的皮毛。虽然知道他是故意的,叶修还是夸他,你的龙角好看,最好看,然后就是些不可描说了。

12. 个人趣味,很想看蛇尾人身的文州和修修不可描述。

13. 文中出现的那只兔子精,是乐乐。

*******

这篇文是有天散步想到的关于生肖梗的衍生,最开始是打算写几千字作为文州生贺的,没想到最后写了两万字。同时还尝试了一些自己不擅长的东西,不过这篇文写得很顺畅,甚至刷新了我的日码字记录,总的来说,写得很开心。

写作过程中,没怎么查过资料,所有设定都是我瞎掰的,如果有不对的地方,不要怀疑,就是bug。

以及这篇文语言上,没有太刻意雕琢,所以大概是个半文半白的风格。

还请各位看官海涵。

写完这篇文我可能就快被少天打死了,少天可真可爱啊。


注:

·曙雀是太阳的别称。

·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——徐再思《折桂令·春情》

·“我拿你当兄弟,你拿我当宠物呢!?”这句改自《白夜追凶》里弟弟对哥哥说的台词。


最后,迟到的,祝我们文州成人快乐。

我的少年,走过满目贫瘠之后,自有繁花盛开。

快点长大吧,再过四年就可以娶我了!

最后,大家情人节快乐。


平生欢我过几天更。

评论(14)
热度(49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