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8

状元周X公子叶,原创人物有。


第八章  疑虑消

王潜醒过来的时候,人还是晕乎的,怀里有温暖的热度传来,低头看去,入目的是如玉的肌肤,粉白一片。一个激灵打上头,什么事都想了起来,情急之下,怀里的人竟是被他一下摔了出去。

海棠撞到床围,发出一声嘤咛,也醒了过来,知是王大人已经清醒,知趣地拾了衣裳自己穿上。眼下的情况实在是不好看,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被撕得七零八碎,已然用不得了。从箱柜里拿了一套新的出来,背过来的身后,腰间是触目惊心的指痕,红的紫的,手臂上还有咬伤。

待二人都收拾好了,海棠姑娘这才开口道:“王大人。”

王潜被这一声唤,唤回了魂,往后退了一步,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女人。

海棠姑娘却好似完全没看见一般,自顾说道:“大人不必太过担心,昨夜大人喝得高了些,发生的事并非大人本意。小女子虽是勾栏出身,这点分寸还是知晓的,昨夜的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,今日出了这道门,便是云散烟消了。若是楚老板问起,海棠也自有说辞,一切都是海棠自愿,与大人无关。”

听到这话,王潜双眼放光,急忙道:“对,对……没错,是你自愿的,不是我酒后乱事,强迫于你。都是你自愿的,怪不得我。”大荣朝虽有狎妓的风俗,可这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。坏了烟雨楼的规矩,楚老板不会善罢甘休,一旦把这事摊在了朝堂之上,这可是触犯律法的事,倒霉的只有自己。

王潜是礼部尚书提拔上来的人,乡野出身,没什么背景,从地方官爬到京城四品官的位置,他比谁都谨慎,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,生怕给人留下把柄;也比谁都看得通透,官场上的事,什么该管,什么不该管,该听谁的,谁又不能得罪,他都摸得清,这么多年,也没出过什么错,这可不是光看官阶大小就能办到的事,得有眼力劲。论官阶,黄少天不过是在军中挂了个营长的位置,可人家是爵位在身的丞相之子,手里有没有实权不要紧,他怕的畏的,是那背后的东西。

如今出了这么档子事,心里七上八下,一边暗暗琢磨,一边又不断地悔恨,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!

酒!王潜脑中灵光一闪,问道:“黄少呢?”

海棠姑娘话虽说的大义无畏,心里始终还是忐忑的,攥紧了手绢,在手里绞来绞去,半垂着眼,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。被问到话时,这才颤颤地抬起头来,眼里充满了疑惑,似是没大明白,王大人问这话是何意。

海棠姑娘是长得标致的,不然也不至于一支舞就勾得王潜找不着东西。一双眸子看你时,怀着初生小兽一般的试探和依赖,似是盛满了深情,水汪汪的。

王潜看着对方绷紧了脖子,却依旧克制不住地颤抖肩膀,终是软了口气:“泛仁侯黄少天,他可还在这里?”

这一次是听清了,点了点头:“大人请跟我来。”

白天的烟雨楼,比起夜里清冷了不少,见不到什么人。海棠领着王潜上楼,不期遇见了可怡姑娘。烟雨楼的头牌,一点好颜色都没给,看了看这情景,心里怎么会不明白,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,还没等二人发作,便悠悠地走开了。

王潜心里正忧心着事儿,头痛得厉害,哪里有空闲管这档子事。倒是海棠姑娘僵了一瞬,随后才继续往前走。

到了门口,敲了敲门,没人应。王潜顾不了那么多,推开门便走了进去。

小侯爷醉得比他还厉害,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,一半身子悬空在床外边,被子也被裹得乱七八糟。

王潜的心终于稳了下来。

王潜不是傻子,朝中局势不明,暗潮汹涌。科举刚过,平日里八竿子打不着的小侯爷,突然找上自己喝酒,也未免太巧合了一些。更何况,小侯爷还是那位的人。

把人叫醒时,黄少天还迷迷糊糊地问:“王大人,你怎么在这?”

王潜一点也不觉冒犯,心里反而觉得安心。拱着手,说明白了前因后果,省去了不该透露的部分,也不管人在没在听。

话到末尾,还是那副恭敬的模样:“那下官就不打扰黄少休息了,先行告辞。”

回答他的是某人的微微鼾声。

心里安稳了,面上也轻松了一些。海棠姑娘等在门口,见人出来了,也不多问,仍是那副柔柔的嗓音:“大人,我已吩咐人备好了热水,不妨先在这边梳洗一番,差人回您府上备一套合适的衣服拿过来,您现在……”

王潜身上还穿着昨日的官服,几番折腾,皱皱巴巴的,实在是不体面,被有心人瞧见了,可是要受罚的,赶紧应了。

当下心道,是个懂事体贴的。又仿佛是想起了手下凝脂一般的肌肤触感,眼前的纤腰袅娉,忍不住执了手过来,细细抚摸,倒有些心猿意马的意味。

“你放心,你为我做的,我都记着,不会亏待与你。”

海棠姑娘羞红了耳畔,低下头,默默应下。

身后逐渐走远的屋子里,方才还在睡梦中的人,缓缓睁开眼,嘴角勾起一抹嘲讽。

周泽楷手里拿了把木剑,从小养成的习惯,一大早就在院子里练了起来。剑势行云流水,好不俊逸洒脱。

以前也有过起不来的时候。刚到师门时,娇生惯养的小少爷,哪里过得惯鸡鸣便起的日子,时间到了,还赖在床上,迷迷糊糊地咂嘴。师父也不叫他,找了人来,连床板一起给抬到了习武场。待到小少爷醒过来时,睁眼便是围了好几圈的人群,嘴里咬着馒头看热闹。彼时,尚未满五岁的周泽楷,很没骨气地哭了出来。

后来,不管是刮风下雨,小少爷是再也没迟到过了。四岁半的小团子,抱着比他还高的剑,跟在一群半大孩子后面,学得有模有样。

练了大半个时辰,福伯递过早就备好的汗巾,趁周泽楷擦汗的空隙,开口道:“少爷,昨日跟轿的人送回来的花,我找了个瓶,给插上了,就放在您书案上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像是想到什么,耳下染上霞色,吩咐道:“我来处理就好。”

福伯了然,小少爷中意着呢,也忍不住感叹:“老奴活了大半辈子,还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花。”

周泽楷听了,少见地搭话道:“是很好看。”说这话的小少爷,眉眼都舒缓开来,嘴角含着笑,莫名地,总觉得有些别的味道在里头。

福伯忍不住嘀咕,再好看那也是朵花啊,怎么给高兴成这般模样。


————

这篇文主要舞台还是在庙堂,暂时没计划着过多笔墨描写江湖,周周的师门后面会提,但只是个出身而已,没太多其他的意思。

这次更新有点少了,下次我更一万字。


PS.游戏是真的很好玩……下次更新见。

评论(4)
热度(25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