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7

状元周X公子叶,原创人物有。


第七章  新月悬

周泽楷喝得多了,走路有些不稳。福伯安排得妥当,一早就差了人在外面等着。云公公嘱咐了一个小太监照看状元爷,小太监扶着周泽楷下楼,叶修也跟着一道走了。

前面的小太监走得颤颤巍巍的,状元郎许是觉得不好意思,维持着清醒,没太让小太监近身。小太监左靠也不是,右靠也不是。

叶修在后面看不下去了,走上前抓过周泽楷的手,绕过自己的后颈,把人搀住了。

“行了行了,我来吧,你前边儿带路。”

小太监应了声,走在前面。周泽楷这回倒是没反抗了,沉默着任叶修动作,老老实实地倚在他身上。

叶修把人送上轿子,吩咐了人好生伺候着。又想了想,还是送佛送到西,撩开轿帘也坐了上去。

周泽楷愣了一下,倒也没说什么,只往旁边挪了挪,给叶修空出位来,也亏他醉成这样脑子还转得挺快。

叶秋坐在叶府的轿子上,闭眼等了半天也不见某人的影子。正准备差人去看看,就见那头蹦跶过来一个小太监。

小太监行礼道:“尚书大人,解忧使大人送状元爷回家去了,他差我跟您捎个话,”小太监停了停,才接着说道:“说是您自个儿回吧。”

叶秋:“……”

福伯早就在门口候着了,远远地就看见了挂着灯笼的轿子,等轿子落地,掀开轿帘准备接人,才发现里面还坐了一个。

福伯是个机灵的,周府的老仆人,办事周到。瞧着叶修身上穿的戴的,也知道不是什么普通人。

“多谢大人,劳您一趟,特意送我家少爷回来。”福伯行礼道。

“小事。”叶修回道。指了指半倚着自己已经睡着的周泽楷,示意对方搭把手,先把人弄下去。

他一动,周泽楷就醒了。迷迷瞪瞪睁开眼,就对上叶修波澜不惊的眼睛。周泽楷的酒醒了不少,意识到自己枕着人睡了一路,颇有些歉意和不自在。叶修倒是神色无半点异样,任周泽楷直愣愣盯着自己。

“少爷,到了。”还是福伯出声打断了这局面。

叶修人已送到,准备自己也回了,抬脚被福伯给拦下。

特意送少爷回府,于情于礼也得请人到府上坐坐,喝杯茶。

叶修摆摆手:“不麻烦了,下次吧。”

福伯笑劝道:“这不合礼数,您就这么走了,想必我家少爷也是不愿意的。对吧,少爷?”

两人在这客套半天,周泽楷也不说话,就在旁边立着。话锋突然转到自己这里,还是那副呆呆的模样。

“……”

“少爷,问您呢?”福伯赶紧给周泽楷使眼色。

周泽楷:“……嗯。”

叶修本是打算走了的,见周泽楷这模样,突然改了主意:“也好,进去喝杯茶醒醒酒。”

周泽楷记得清楚,某人在宴会上滴酒未沾。

黄少天喝得太多,抗不住了,烟雨楼的可欣姑娘扶着人先回了房休息。还喝着的一群人,这会儿也没什么尊卑上下,纷纷嘲笑起小侯爷来。

“王大人不行就算了,没想到黄少也这么不经喝哈哈哈。”

“黄少,别跑啊,说好的不醉不归!”

……说什么的都有,风月场子,还夹杂了那么几句荤话。

黄小侯爷醉成这样,还在反驳:“这点酒算什么!等着,拿十坛酒来,本少爷跟你们单挑,你们可别怂,挨着挨着来,都别跑,我这就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人把门关上了。

小侯爷不服气,嘴里还在碎碎念,可欣姑娘拖着人,费了好大劲,可算把人送到了房门口。

屋里头坐着一个人,可欣姑娘把门关上,没让外面的人窥见半分。

黄少天靠着桌子坐下,楚云秀递了一杯茶过来。

接下喝了一口,黄少天才开口道:“都安排好啦?”说话时眼神清明,哪里还见半点酒意。

楚云秀把人扯开了一些:“啧,这酒味。”

黄少天自己抬起手臂闻了闻:“有这么严重?我估着量呢,喝得不算多呀。”回过神来,又凑过去,“诶,别扯开话题啊,问你话呢!”话还没说完,就见对面的人睨着自己,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。

小侯爷男子汉大丈夫,十分能屈能伸,话头转得一点过渡都没有:“哎呀,我这不是请教您嘛!”

“放心吧,都处理好了,人已经进了海棠的房间。”不理会某人的插科打诨,楚云秀递给了黄少天一个信封。

黄少天拆开,楚云秀继续说道:“殿试过后,王潜私下还没和安王见过面,今日又被你截了胡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还有时间。”黄少天接过话,“周泽楷还没站稳脚跟,安王如果是现在起了杀心,周泽楷铁定跑不了!不过你说,周泽楷这家伙信得过吗?你是不知道,这家伙有多招摇,整个杏园宴就属他最出风头。我们费这么大劲,他又不知道,最后别是个叛徒!”

楚老板冷笑了一下:“这问题你问我没用啊,要问你得问叶修去,这不他出的主意么?”说这话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柜橱跟前,话说完,甩甩手上的丝帕,当作告辞。开了机关,就离开了房间。

留下小侯爷坐在这儿丝毫未觉,兀自盘算着:“不行,我得找叶修商量一下!”

抬起头来,只看见可欣姑娘还在房内,手里捧着话本,吃着糕点。见小侯爷抬起头来,招呼道:“黄少,喝茶。”

福伯送来了解酒汤,上了茶,又端了一些糕点和腌制的果子放在桌上。周泽楷端着汤喝,眼睛却还看着叶修。叶修坐在一旁,侧着头,撑着下巴看窗外的月亮,眼角的余光,瞟着身边坐的人。抓了几颗腌梅子,放进嘴里,味道还不错,又抓了几颗,手边的茶倒是半点没动。

见叶修正吃得开心,似乎是很喜欢。周泽楷放下碗,默默地把果盘往叶修那侧推了推。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窗外是娥眉新月。

叶修眨眨眼:“今晚月色不错。”

周泽楷的酒醒了,话也多了一些。思索了一阵,礼节性地开口附和道:“新月,也挺好。” 夜风乍起,那微弱的一点月光也似要湮没在云层里。

叶修一点也不见尴尬地扯了一个笑回给他。

转头不经意瞥见墙上挂着一把琴,又来了兴趣,问道:“小周还懂乐理?”

周泽楷点点头:“会一点。”

叶修也跟着点头,表示赞赏。扬首看看琴,又转回视线看看周泽楷。抬头看琴,低头看人,来回几次,周泽楷起身,取下琴,放在了案上。

窗外,如弓的新月高悬,远空透着微明。屋内,谁和谁对坐,对影也成双。

拨弦,琴起。   

评论
热度(25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