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6

状元周X公子叶,原创人物有。


第六章  烟雨楼

宴会近尾声时,叶修坐了回去。周泽楷虽然喝得头昏眼花,好歹神志还是清醒的,没失了体面,只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。

见他这样,叶修鬼使神差地道:“小周啊,你采的那朵花,是我的呀。”叶修当着安王的面叫过了小周,心安理得地继续叫下去,十分娴熟。丝毫没反应过来,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对。

周泽楷喝了酒,思绪散发,想得就远了,一张俊脸红了个透。

慢慢的,叶修也回过味来,本想意思意思也脸红一下,看见对面局促腼腆的少年,又不由自主地起了捉弄之心。

肃容道:“小周,你好好一个读书人,怎么满脑子污秽呢?孔圣人书里可没写这些。”

“没有……”周泽楷小声反驳。

没绷住,嘴角噙了笑,哥俩好似的搭上肩去,叶修凑近那染红的耳畔:“也没什么,男人嘛,谁没个……嗯?”眼里带着促狭,拍了拍那人的肩,“我懂的。”说完便坐直了身体,看着那人手足无措的样子,心里觉得好笑。

黄少天挨着大理寺少卿坐了一晚上,有人敬酒,喝!没人敬酒,就自己抱着喝!喝得个七荤八素,没有正形。

“老韩,我跟你说,叶修他太过分了!”

大理寺少卿韩文清其人,眉间自带凛然正气,不恶而严,不怒而威。周身三尺无人近身,坐在这一晚上也没人敢上来敬酒,除了一个不怕死的黄少天。

——黄少天都快瘫倒韩文清身上了。

大理寺少卿撇撇眉,对这类借酒消愁的行为嗤之以鼻。

丢人!

黄少天坐在这儿,骂了叶修一个晚上,韩文清忍无可忍,一把把他拎开了。礼部侍郎离他们坐得近,黄少天就近拉住。

“王大人。”黄少天一身酒气,“我说你怎么光坐在这啊,来,喝酒!”

王潜苦不堪言,忍不住朝韩文清投去求救的眼光,被韩文清一个眼神给吓了回去,自觉把话吞回了口。

丞相的儿子,还有爵位在身,得罪不起,只好应着。

“黄少……”话还没出口就被打断。

“喝!”接过来,一杯酒还没细品就下了肚。

一来二去,宴会结束的时候,人也软了一半,醉得七荤八素,什么要紧事也想不起来了。不用小侯爷劝,称了兄道了弟,自己就喝开了。

荣睿帝先走一步,众人也该歇了。各家府里的下人早就候着了,搀着自个儿家的老爷,马车轿撵散开来去。

黄少天一副醉鬼模样,吃吃地笑:“王大人,你我兄弟二人,甚是投缘,今日时机正好,不醉不归!”

两三句话就哄得礼部侍郎点了头,携着几个兴致未消的新科进士,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移步去了下一场。

去哪?黄少说了,要去就去烟雨楼!

王府侍卫陈夜辉站在安王身后,小声禀报:“王爷,黄少带着王大人去了烟雨楼。”

安王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,嘴角已没了笑意。沉默了半晌,才摆摆手,示意不用管了。心里即使存疑,也没有法子。

谁都看见,黄少天和叶修闹了一晚上别扭了,酒实打实地下了肚,那副醉鬼模样装不出来。此刻上去,强行截下王潜,反倒引人生疑。而且,想到王潜醉酒的样子……安王蹙了蹙眉,没用的东西。

想了想,又吩咐道:“派人跟着,小心点,别被发现了。”

大荣风气开放,宁乐坊秦楼楚馆栉比鳞次,花坊女乐都是入了乐籍的官妓。这里的姑娘容貌自不必说,能歌善舞,水袖一抖,腰肢一扭,眼睛便离不开了;柔媚婉转的嗓音再念上几句,饶是百炼钢,也都化成了绕指柔。

诗人敲着杯碗,诗还未起,这头就先拨起了弦,上联讲才子,下联对佳人。酒到酣处,才子抓着佳人的手,涕泗横流地叫着知音。我许你高中之日成眷属,你允我生生世世作佳偶。——传出去又是一段才子佳人千古风流的佳话。

这般情景下,大荣狎妓蔚然成风,就是皇家宴会,也要挑上几个颇具才德的女子助兴,这些个官员进士谁不是这里的常客?

烟雨楼靠近宁乐坊北门,建在水上,打皇城拐角过一座桥就是。负着京城最火的青楼之名,烟雨楼却是真真正正的只卖艺不卖身,除了姑娘自愿,哪怕千金白银也坏不得规矩。

有人讽刺,不过勾栏女子,装什么清白高贵。

有人不服,既不卖身,何来担这最受欢迎的名头。

烟雨楼的楚妈妈,着一件束胸襦裙,外面是一件绣金纹大袖衫,手里持着镶玉的烟杆,吐出一口烟来,缭绕中甚是婀娜。朱唇一启,说的话却是毫不客气:“不乐意?不乐意您别来呀,我这烟雨楼的大门,也不是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能进的。”娥眉再一竖,怒道,“谁刚才叫的楚妈妈?”

烟雨楼的楚老板,不过桃李年花,领着一堆姑娘在这烟花之地扎了根。一群妈妈嬷嬷站一起,楚老板更像个头牌。

如意馆的陶妈妈讽道:“这哪天要是你楚妈妈打算卖身了,我啊,第一个开价买!”

楚老板面不改色,只说:“陶妈妈,您要是卖身啊,我也买,我们烟雨楼还缺个洗碗的婆子,您给开个价?”

事后烟雨楼的管事李华吩咐了下去,楚老板人年轻,叫楚妈妈不合适,都叫楚老板吧。

黄少天带人到的时候,楚老板亲自带人出来迎接。黄少天和楚老板是熟识的,也不用开口,楚老板就领着人上了三楼,显然是常客了。

琵琶声起,换上一身华裳的姑娘翩翩起舞,裙摆摇曳,荡得一群人眼睛都直了。桃红滚金的披帛悠悠飘过,隔着一层层的纱,是化不开的如丝媚眼。王潜伸手抓住一端,凑上去放到鼻前细嗅一口,脂粉混酒香,叫人痴醉,就这么一脚踏进温柔冢,大罗神仙也再唤不回。

一屋子的人寻着欢作着乐,好不风流。黄少天举杯喝酒,垂下的眼帘遮住眼睛,看不清神情。放下酒杯的瞬间,不期然对上一双冷静的眼。是一个穿襕衫的少年,独自坐在角落,在一群酒色醉鬼中显得格格不入。

对方朝他笑笑,黄少天平静地添了一杯酒,也绽开一个笑,抬手敬向对方。


————

襕衫少年,我一直在找合适的场合点明他是谁,结果一直没找到。要到后面几章才能说出他是谁了。

明天没有更新,过几天更。

评论(3)
热度(31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