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5

状元周X公子叶,原创人物有。


第五章  杏园宴

荣睿帝下令开宴,众臣欢颜。杏园宴,总得赋词作诗才算应景。

叶修哄了半天,也没把黄少天哄回来,宴席开始时,黄少天就钻到大理寺少卿那边坐去了。叶修无法,见缝插针,在一群老臣旁边坐了下来,回首一看,乐了——左首坐的不正是金科状元?

状元郎首当其冲,被推了出去,榜眼探花紧随其后。一群书生面上和和谐谐,以文会友,以酒助兴,底下暗潮涌动。有人挖空心思,别出心裁;有人几步成诗,大显才华;也有人逸兴遄飞,有感而发。记录的郎官笔下未见停歇,这样的场合,谁都想语惊四座,一鸣惊人。说不准得了青睐,也有机会大展宏图,平步青云。一时间,倒是比科举考试的文章还来得精彩。至于他们想要入谁的青眼,得谁的青睐,那可就见仁见智了。

周泽楷在这样的场合下却是有些不适应,思索了半盏茶的时间,借来了纸笔,挥笔成诗,写完了也不说什么,躬身递了出去。

当朝右相常年醉心风雅,对书法颇有研究,见了便挪不开眼,连叹了几个好,赞道:“险劲不输鲁直,纵逸不逊米颠。”

左相附和:“好字!”

周泽楷恭恭敬敬地应着:“多谢。”

再一看内容,右相叹一句“有才若此!”左相道一声“人中龙凤”。

右相说:“非叶大人之才,不可与之同语。”

众人都想起了那年叶秋惊艳四座的场景,彼时叶秋不过十七,比今科状元还小了两岁。

左相心里滋味万千,最后感慨:“自古英雄出少年。”

当下,众人转头看叶秋,周泽楷回头看叶修。

“百闻不如一见,叶大人不妨小露一手,让我等开开眼界。”有人立即起哄。

四周喧杂,叶修不经意对上周泽楷的眼睛。周泽楷的眼里似有疑惑,叶修悄悄用手指了指叶秋。

周泽楷不知道懂没懂,接了示意,移开了视线。

叶秋站起身向众人一一还礼,指了指还立在那的一干进士,榜眼探花也是鼎甲之名,这会被人忽视个干净。叶秋的话说的漂亮,话里话外透着一股意思——为新科进士而设的杏园宴,总不好喧宾夺主。

在场的无不是人精,自然能看出叶秋的推辞,顺着这么个台阶,此事也就作罢。

美酒佳肴,丝竹声声;歌姬喉,舞女步;文人骚客,墨上风流。觥筹交错,酒酣耳熟之际,周泽楷悄悄递给叶修一个拇指长的纸卷。周泽楷给的隐秘,两人长袖一遮,没人能发现。叶修夹菜的手顿了一下,随即若无其事地继续动作。

安王爷提着酒壶过来敬酒,视线有意无意地看向叶修被遮住的左手。

“叶公子和新科状元的关系真是好啊。”

叶修笑笑:“小周是个不错的孩子,这不,刚才还捡了我的玉佩呢。”说完左手一翻,摊开的掌心赫然躺着一枚白玉。

安王笑笑:“你们年轻人,多交往交往总是好的,都是些青年才俊,未来我大荣还得靠你们。”倒满了三杯酒,“来,我敬你们一杯。”

叶修婉拒,诚恳道:“王爷,实在是不好意思,叶修不胜酒力,这酒一喝,立马就能栽这儿了。不如以茶代酒,敬您一杯。”

话虽说得好听,却不知道安王信了多少,面上依旧不改神色,毫不介意地允了。

周泽楷不像叶修,说不出这么巧滑的话,端着杯子一饮而尽。安王开了头,后面就好办了,一干人纷纷涌过来敬酒,嘴里的说辞五花八门:

“状元爷天生好才华,如今得左右丞相高看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喝了这杯酒,从此青云直上。”

“状元爷这般好相貌,京城哪个儿女不喜欢,就是不知道哪家有这个福气,能得此东床快婿,我先祝了这杯酒!”

“状元爷有飞黄腾达之相,来日还靠状元爷提拔。”

……

后面越说越不像话,有的说“你这衣服料子好,我们喝一杯”;有的说“同朝为官,百世修来的缘分,喝!”……甚至有人直接上来,二话不说,抬手就喝。认识的不认识的,周泽楷被灌得晕晕乎乎的。

叶修早就趁机溜了,躲在喻文州旁边安安心心地填饱肚子。喻文州由着他来,自己在一旁也小酌了几口。

忽而像是想起了什么,侧过头问叶修:“对了,你可注意过周泽楷摘的那朵花?”

叶修眉头跳了跳,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“不巧,我觉得那花眼熟,宫人拿下去时,特意差遣人看了下。那花……”喻文州莞尔一笑,“那花是种在你院里那株。”

叶修的知秋园,只有一株花,是从喻文州这儿顺的。这花为胡人所献,名为“穿云”,据说三年能开一次花,花开一年不败。叶修瞧着稀奇,喻文州见状,就赏给了他。

可叶修是什么人啊!花种在那儿就忘了。府里的下人没见过这花,问了一圈也没人知道是哪来的,瞧着这枝叶也没什么稀罕的,干脆放它去了。倒是喻文州来找他时,时不时去看一眼,关照一下,这才堪堪保住这独此一株的花。

说起来,这花也怪,在这般艰苦的环境下,竟是坚强地活了下来,长势还颇为喜人,前两天刚开了花。花开的时候恰巧被叶修看见,果然是举世无双。

献宝似的邀了人来看,喻文州来了,黄少天也来了。大理寺少卿嫌幼稚,把叶修关在了府门外。张新杰听叶修描述得这般天花乱坠,便起了好奇心,兴致盎然地也想来。——叶修说:“不给。”

状元郎回杏园的时候,叶修的注意力早就被状元郎那张脸吸引去了。色令智昏,古人诚不吾欺。现在细想来,周泽楷捧着的那堆,被他小心翼翼护着的那朵,不正是自己举世无双的宝贝花么!

少见地见叶修吃瘪,荣睿帝好心情地抿了一口酒,心道好酒,吩咐下去多备一些。

向来不吃亏的叶家公子,此时此刻有苦说不出。咬着一截虾尾,嚼得咯嘣咯嘣响。


————

其实楷楷写诗这里,写一首诗出来更好一些,但扪心自问,夸成那样的诗,我写不出来,缺少了这个具体细节,还请各位看官海涵。

注:鲁直是指黄庭坚,米颠是指米芾。

评论(3)
热度(32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