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4

状元周X公子叶,原创人物有。


第四章 探花使    

杏园宴当日,周泽楷长得好,和探花郎贺铭一同被点为探花使。两个探花使立在一块儿,状元郎的脸倒比探花本人更符合这个名。

三月三日天气新,洛江岸边树茂花香,蝶飞莺语。新科状元坐在马上,红衣白马杏当头,端的是风流潇洒,一时竟是惹得千里碧波、似锦繁花都失了颜色。

绕着长安城走了半圈,新科进士涌在一块,哄着闹着,兴致勃勃地跟着采花。十年寒窗苦读,终是一朝名扬天下,可不得放荡一番。诗里写得好: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

周泽楷心里也高兴,面上带着笑,长安城的姑娘只剩下一半的魂儿,就这么被勾走了。

贺铭主意打得挺精,早就接了帖子,和园子主人打好了招呼,一个得名一个得利。面上却是恭恭敬敬,施了礼,嘴里道:“小弟看西边张老爷宅子里的牡丹开得好,心向往之,不如分头行动。”说完不等周泽楷回应就朝着西面去了,哗啦带走了一大片人。

没跟上去的人拉着还没走远的同窗问:“你们怎么都跟着那边去了?”

同窗恨铁不成钢:“跟着状元郎走,这满城大小姑娘谁还看你一眼!”

恍然大悟,又跟着走了一片。状元郎不懂这些弯弯绕绕,回头看着自己身后跟着的几人,似是询问。

四十多岁的同科进士孟如生捋了捋胡子:“不如我们就往东面走吧,那边可是不少大家名园。”

周泽楷揖礼应了,带头先行。后面一个着襕衫的少年见此情景,不禁失笑,摇了摇头,跟了上去。

太尉府的婆子丫头,翘首以盼了好久,终于等到状元郎踏马而至。呼啦一下围过去,这个说“大人,我家花园春花正好”,那个喊“公子,舍下花美人更美”……

周泽楷面对此等阵仗,张皇失措。着襕衫的少年人精灵,趁人不注意,拽了一下马尾,马儿受惊奔了出去。一群书生瞅准机会,颇有默契地携伙跑了,后面的人猝不及防,哪里追得上。

再往前走,还没到大学士府,老远就看见嬷嬷带着一群家丁来抢人了。这次学聪明了,调转马头,绕过主街,一眨眼,就钻不见了。

王家老爷问“人呢人呢?”;李家夫人喊“还不快找!”……还有小姐亲自上阵,红着脸也要把状元郎拽下来。

一群人东走西窜,再雅贵的打扮也变得狼狈起来。话虽如此,众人看着即使狼狈也依旧翩翩的状元郎,纷纷捶胸顿足——世有不公!

有人感叹:“这是京城适婚待嫁的小姐都来了吧!”

有人边喘气边摆手:“何止……何止小姐,刚才没看见还有几个小少爷在后面追吗?”众人顿了顿,抬头互相看看彼此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这样的采花,怕是史上头一遭。

孟如生兴致当头,抚掌大笑:“痛快!”

周泽楷站在一旁,也不说话,只是时不时往街道口望几眼。

还是刚才那个着襕衫的少年,提议道:“我们朝这边走出去吧。”

周泽楷见状朝他笑笑,领头走了出去。穿过雅兴街就到了启明坊,刚走过西门,周泽楷眼前一亮,众人也忍不住狐疑。四处打量这宅院——没有蜂拥的男男女女,门口只立着几个士兵,看见这些个进士,半点表情都没变。

状元郎开开心心地往里走,后面的少年抬头看了看门匾上的卫国公府,心底叹口气,拉不住,只好跟着进去了。

接下来自是欢欢喜喜,臂弯里捧着一堆花,除了最先的那朵,剩下的都是其他人给塞的。

叶修旁边坐着黄少天,上座是喻文州。高台楼阁,远远地就看见了手捧百花,打马而回的周泽楷。状元郎一手抱花,一手捏着缰绳,跟个下凡的仙人似的。

仙人这话是叶修说的,黄少天不这么说,黄少天跟叶修咬耳朵:“唉,老叶,你看他像不像一个红釉镶白的花瓶儿。”——“探花”时的情况,早有人汇报,座上众臣闻言都乐开了花。有人打趣太尉大人,有人笑逗大学士……到了头,谁都嘲笑不了谁,你看看那禀报的嘴里漏得了哪个?

禀报的人说:“启禀陛下,状元爷摘了卫国公府上的花。”

众人齐唰唰望向叶家兄弟。叶秋面不改色,叶修,叶修正和黄少天在赌大小。两人一个正四品官员,兵马大元帅之子;一个先帝御封的侯爷,左丞相之子。用一个酒杯代替骰盅玩得不亦乐乎,对众人的目光毫无自觉。

荣睿帝咳了一声,那谁的弟弟赶紧捅了捅那谁,反应过来的某人袖口一翻,正襟危坐,酒杯端端正正地立在桌上。

黄少天见状大怒:“叶修,你别想耍赖,刚刚那把我猜对了!”有人瞥了瞥左丞相一眼,丞相大人手里捏着一个玉樽,观察得认真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叶修扫了众臣一圈,众臣忙眼观鼻,鼻观心。安王也在,安王爷抱着臂,意味深长:“卫国公真是好福气。”

叶修道:“好说好说。”

喻文州起身摆驾到殿门口,迎接采花而归的新科进士,众臣紧随其后。气氛重新热络起来,叶修跟在队伍后头,悠悠地叹了一口气。黄少天凑过来小声问:“怎么了怎么了老叶,你是不是担心安王?这人话里有话,也不知道正在打什么主意。”眼睛四处瞧了瞧,见无人注意这里,便说了一些自己的猜想给叶修听,冷静不失理性。

叶修又叹一口气:“唉,我家那个蠢弟弟地位不保啊。”

黄少天愣了片刻,显然是没听明白。

“自从周泽楷到了长安,整个长安城姑娘的意中人,一夜之间就从叶秋变成了周泽楷。唉,地位不保。”说这话时,还顺道给了叶秋一个同情的眼神。

叶秋直觉不是什么好事,索性背过了身去。黄少天也学他,平日不说百八十句不罢口的人,在叶修面前,也有这么不想说话的一天。

安王在前头给礼部侍郎使了个眼色;叶修扯了扯黄少天的发带,黄少天不理他。

礼部侍郎微不可察地僵了一瞬,用袖子盖住了自己微微颤抖的手;叶修笑着问:“哟,少天,真生气啦。”一副世家子弟的不羁做派,视线却不在黄少天身上。

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能看见宫殿园林,能看见众臣百态,还能看见荣睿帝逆光的背影,伫立在众臣之首。

翻身下马的状元郎意气风发,沐着一身风华,羡煞旁人。

——不论因由何起,不管愿与不愿,周泽楷已然和他们绑在了同一条船上,生死同命。



————

恭喜玩家周泽楷,获得状元郎皮肤,羡煞旁人!

这篇文的起源就是这里,我就是想看周周探花才写了这篇文!!

春花烂漫,红杏当头,骑着白马的少年,逛遍了整个长安城的大小名园,十年苦读一朝功成,好不意气风发。——如果有稍微写出这种感觉就好了呢。

注:“三月三日天气新”出自杜甫的《丽人行》;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这里大家都知道,出自孟郊的《登科后》。

评论(7)
热度(26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