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3

状元周X公子叶,原创人物有。


第三章  状元郎

周泽楷独自在院中站了一会,半晌转身准备回房,眼角瞟见一道白影。拾起来,才发现是一个拇指长的纸卷,展开来只见四字——“人已找到”。

不动声色地把纸条复原,心中已然意识到这是谁的东西。又想到方才的乌龙,即使四周无人,也露出一些赧色来。

屋顶的响动虽小,却还是被周泽楷捕捉到了。以为是哪里冒出来的小毛贼,始终不能视而不见,想着抓住了交给官府就罢了,没想到一来二去竟是交起手来,打了个照面,才互相看清脸。

随身的老仆提着灯寻来,敲门进来,又在书案前添了一盏灯:“少爷,可有吩咐?”

周泽楷摇摇头,轻声道:“福伯,你歇下罢。”话说完,自己依旧坐在一旁,若有所思。

老仆“唉唉”地应着,却还是不放心,又抱了一床被子过来,才回屋休息去了。小少爷独自上京赶考,只带了自己这么个老仆,一路上倒说不清是谁照顾谁更多了。如今少爷金榜题名,上门拜访的人都排到了巷子口,里里外外都需要人打点,几日后就是杏园宴了,可不能出半点差错。

叶修手里拿着一本《登科记》,看的津津有味,打头的就是新科状元的考试答卷。方才还脸贴书案的人,渐渐坐正了身子,瞳孔微微放大,神情是自己都想不到的认真。

见叶修这模样,喻文州心中有数,刻意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叶修抬起头,脸上还有未收起的神采:“好!”抬手比划了一下,“就比我差一点。”

叶修的话要怎么听,喻文州显然经验老道,他点点头:“确实是陆海潘江之才,不过……”话锋一转,停在了这里,起身从身后的暗格里拿出两卷封册。

进士科考杂文、帖经、策问三场,《登科记》上只誊录了杂文和帖经,独独不见时策。叶修伸手接过,展开一看,一卷是周泽楷的策论,另一卷是笔迹相同的殿试试卷。

两篇文章出自同一个人,言语不多,皆是寥寥百字,却又面面俱到。第一卷写得好,不迂腐,不激进,不落平庸又不显锋芒;第二卷写得也好,字字珠玑,句句箴言,一语破的,直切要害。这要是搁在太平盛世,前者张贴传录,后者广而告之。可眼下的情况——

天子乐意听的东西,有人反觉得是肉中刺。

叶修和喻文州对视一眼,周泽楷是个聪明人,不然也当不了这个状元。然而一个聪明人还敢这样做,其中的深意不仅喻文州有兴趣,安王和太后想必也很有兴趣。

怪不得喻文州要花这么大力气保下人来,这步棋,走的就是兵行险着!

脑海闪过一个身影,月色镀在身上,连衣角都沾了些冷意;人却是暖的,出起招来,身法飘逸利落,却不见杀意。这么一想,倒觉得理所应当了,这样的人,合该有这样的风骨。

叶修想的深,很快就找到问题症结所在。省试一向由礼部负责,主考四人,则是六部尚书、侍郎、翰林学士院、门下省给事中各出一人。安王、太后在这点上倒是挺有默契的,各占一个。礼部尚书是安王的人;给事中郑轩是太后的人;还有个翰林学士罗辑,不知道从哪拎出来的,哪边都不靠,就是个埋头读书的儒生。

喻文州手上的人不多,能信任的更没几个,一时竟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。

许是天公作美,礼部尚书家的公子,今年和叶家兄弟同岁。叶秋风头正盛,年纪轻轻就和自己老爹平起平坐。尚书家公子心里不服气,拒绝了门荫,想仿效叶大人当年,也考个状元回来,偷偷地报了科举,到了省试才敢跟家里说。

按律避嫌,考生直系亲属不得出任考官。尚书大人有负安王嘱托,一口气没下去,两眼一黑晕了过去,至今还卧病在床。

荣睿帝眼疾手快,一边跟安王周旋,一边叶秋就以吏部尚书之位,取代了礼部尚书知贡举的位置。面上却是分毫不显,只看得出阴阳巧合。安王气得牙痒痒,又找不到证据是喻文州下的手,只好安排了礼部侍郎上阵。

事后喻文州还打趣叶修,送了个外号“叶福星”。

这事儿本来就这么过了,今科却出了个奇才。殿试考完,礼部侍郎行使本分,收了考生的卷子递交天子。以周泽楷的才名,不可能不引起安王的注意。

喻文州显然也是担心这点,示意叶修有话直说:“云公公在门外守着。”云公公是先皇后——喻文州的生母带来的人,从小看着他们长大,自然是放心的。

“你怀疑礼部侍郎王潜看过这份试卷?”

“不是怀疑,是确定。”喻文州回道。

“你让我盯着王潜就是为了这个?”叶修思忖半晌开口道,“正四品官员,你知道牵扯有多大吗?一个还未成定数的书生值得你这么做?”

窗外的枝丫冒出了新芽,万物复苏。

“我知道。”年轻的帝王坐在那把象征权力的椅子上,双手紧紧地扣着椅背,迎上叶修审视的目光,掷地有声——“值得。”

两相对视,好的坏的都彼此明了。

喻文州展颜一笑:“怎么,不忍心了?”  

叶修撇下眼,默然良久才道:“太可惜了,好歹得为子孙后世留点福泽。”   

话未说明,两个人却都已心知肚明。这条路太难,一路上刀光剑影,明枪暗箭,一个不慎,便是粉身碎骨。遇见这么一个少年,才华横溢,胸怀大志,有朝一日,委以重任,必能成千古之名。一将功成万骨枯,他前途光明,留下他,是为百姓谋福。所以——不由自主地便生出恻隐之心。

睿帝凝视叶修片刻,忽而意味不明地笑了笑,仔细观察,也许能窥得一两分真谛——那笑容,比之前的,都要真诚。

喻文州收起试卷,转而说道:“殿试那天,我没给授职。打算待武举结束以后,一并授了。你说……该给我们的状元郎一个怎样的位置才好?”



————

我们楷楷,就是这么才华横溢!

郑轩的名字暴露了他的阵营hhh

注:《登科记》就是收录进士姓名及诗赋题目的书,最开始是民间传抄,后来是官方编修。


刚刚才发现有个地方把睿帝写成了昭帝……改过来了

评论(8)
热度(25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