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2

状元周X公子叶,原创人物有。


第二章  叶公子

大荣王朝政治开明,国邦昌盛。长安城,天子脚下,皇城根上,更是繁荣富贵。商人富贾都往这钻,青年才俊也往这涌,京城的公子哥儿们更不输风流。

但若是问这其中谁最出风头,明艳花坊的名妓婉转身姿,待嫁香闺的小姐遮面含羞,做媒的婆子手里握着生辰八字,当家的主母心里端着一杆秤,哪个不是念着盼着叶元帅家的儿子——当朝吏部尚书大人。

叶大人年少有为,三岁诵书,七岁赋诗,十一岁参加童子科取士,独占鳌头。当时尚还在世的昭帝评语:“此子不凡,必成大器。”说罢大手一挥,予了官位,叶元帅跪于殿前,以稚子年幼为由,恳请昭帝收回成命。昭帝不愿,正欲发作。叶大人小小年纪,也跪在殿前,对着圣上说了几句话,惹得龙颜大悦,连声道好,赐官的事就这么算了。

至于说了什么,那倒没人知道了。有人质疑,这般不完整的传言怎可当真。西市卖豆腐的娘子听见这话,啐了一口,骂道:“你这贼丑生,当年皇榜上可是明明白白写着叶大人的名字,老娘亲眼所见,哪里做得了假。”末了,还得加上一句,可怜妾生君未生。

初来乍到的人不懂,看着面前招摇过市的叶家公子,不可置信地道:“看不出来,叶公子竟然是这般人物么?”

“嗨,这哪能啊。”豆腐西施靠着摊子,光看身段也知道是个美人,“叶大人是叶大人,叶公子是叶公子。”

长安城的人都知道,叶家世代武将,到了这一代却是气象大变。次子叶秋弃武从文,才高八斗,官拜尚书,长子叶修却是不学无术,整日厮混。

有人叹道:“也不知道叶元帅是幸还是不幸。”

大荣王朝是马背上打来的天下,太祖在军营里黄袍加身,登基后忌惮武将,渐渐地露出重文轻武的势头来,昭帝时期,更是将年号改为文治,可见其心。在这般情况下,叶家还能执掌兵权,叶元帅还能担任兵马大元帅,不可不谓好手段。这不,昭帝弥留之际,都还记挂着叶家,叶元帅受封“卫国公”,同时赐下“忠义两全”的御匾。那块牌匾被挂在叶家正堂,上面还悬着一块,太祖皇帝亲笔的,上书“满门忠烈”。

叶家享的,那可是几代皇帝的恩宠。

边关渐平,有眼力的人看得深。叶家虽受荣耀,但武将的位置日益尴尬,好在出了个叶大人,叶家总算后继有人。

有人窃窃私语:“叶家手握兵权,皇帝还敢给叶二公子这么大个官位,这……”话只能说到这了,再往下就是身关性命的事儿了。

有人却不在乎,嗤笑一声:“皇帝,哼,皇帝怕是乐见其成。”叶元帅手下兵将无数,叶二公子年纪轻轻就能出任吏部尚书,叶家文武皆俱,只有大公子一事无成,可是偏偏这位大公子是先帝指定的太子伴读,深受太子宠爱。

后来太子成了皇帝,大公子说不当官,小皇帝也乐呵呵地应着,转头就给了特权,允其随意出入宫廷;大公子没钱花,小皇帝就设了个解忧使的官位给他,什么事儿都不干,还能领从四品的月俸。大理寺少卿指着皇帝的脸骂“荒唐”,小皇帝也不罚他,把从四品的官职给改成了正四品。横竖这叶家大公子算是污了叶家满门忠烈,忠义两全的名声。

“当皇帝的荒废朝政,整天和这般佞幸厮混,君不君,臣不臣,安王和太后分割朝野,各自揽权,我看这皇位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赶紧被人捂住了嘴,拖到角落溜走了。

“我的祖宗哟喂,这斗到底也是他们皇家自己的事儿,您跟着掺和什么,小心脑袋……”后面的话就再听不见了。

叶修坐在豆腐摊边上,听着来来往往的议论,面色不改:“老板娘,来一碗云吞面。”

跑到豆腐摊要云吞面,隔壁面铺老板伸长了脖子看稀奇,老板娘却是见怪不怪,一会就给他上了碗云吞面。

一顿面从黄昏吃到暮夜,夜市的灯火亮了又灭,面前的碗摞了七八个,这时辰,宁乐坊也该热闹起来了。

叶修要了第九碗面的时候,对面坐了一个人,夜深露重,刚端上来热腾腾的面还冒着白气儿,隔着氤氲的雾气看那人,一双大小眼尤其明显。

“老板娘,要一碗云吞面。”那人似是没看到叶修一般,也要了一碗云吞面,两个人就这么对坐着,安静地吃面。

面吃完了,付了钱,便走了。

叶修擦擦嘴,不见正形:“老板娘,这面有点咸,下次少放点盐,盐贵着呢。”

老板娘没好气地睨他一眼:“快走走走,谁稀罕似的。”结了账,就不再理他了。

叶修晃晃荡荡地走,转眼就不见人影,老板娘没一会也收了摊。

宵禁快到了,叶公子丝毫不急,身轻如燕,从房脊瓦砾上蹦蹦跳跳地飞过去了,巡逻的官兵愣是连影儿都没看着。

暮鼓响起时,叶修正晃过一处私院, 蓦然被一个身影拦下,还没看清,就见掌风扫了过来,叶修抬手就挡,两人就这么过起招来,一时竟是难分上下。叶修心中暗暗吃惊,暗自猜测对方的身份。

来来回回过了几十招,战况正酣,叶修忽然往后一跃,做了个假动作,对方却丝毫不上当,两人同时落到院中,互相一个照面,俱是停下动作。

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色的脸,不是那个新科状元郎还能是谁。对方似乎也没料到此情此况,欲言又止的模样,嘴张了几次也没说出什么来,最后干脆朝叶修笑笑以示意。院中的回廊挂了几盏灯笼,并不太亮,却还是把叶修晃花了眼。

谁也没有说话,暮鼓声也停了下来。风一吹,廊上的灯笼跟着摇晃了几下。叶修闪身就窜了出去,临走前在对方耳边留下一句——“后会有期。”

叶修朝着宁乐坊的方向蹦,途经皇城,想了想,掉了个头,拐到宫门口去了。金榜还高高立着,宫门口站着禁军,没走太近,隔老远也能看见榜首的名字,字是喻文州写的,这般屈铁断金的字也就他能写得出来。

七八岁一起练字,坐不住,逮着机会就逃,喻文州打掩护,黄少天探路,张新杰也在,他倒是不跟着一块儿跑;再大一些,喻文州登了基,写了一首叫《辟道》的诗,写完就烧了,那时候也是这手字;后来安王见了喻文州批的折子,赞了一句“陛下好字”,喻文州就再也没写过这手字了……

心里想得多,眼里却只容得下三个字,叶修把“周泽楷”几个字在嘴里饶了一圈,终是停在了嘴角,抬眼不知道望向何方。远处的宁乐坊灯火通明,丝竹奏鸣;脚下巡逻的官兵过了一波又一波。叶修回头最后看了一眼金榜,复又晃晃荡荡朝着宁乐坊去了。


————

这一章其实已经出现了几个人物了,有兴趣的朋友,不妨猜一猜。

另外还是申明一下,此文为架空。虽然用了长安城,但并不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长安,只是借用。不过这个长安城格局大家可以参考唐长安,宁乐坊相当于唐长安的平康坊。

很多东西在下也是一知半解,有出纰漏的地方,还请多包涵,以及非常欢迎各位的指正,谢谢。

评论(6)
热度(33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