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白

普通读者

【周叶】平生欢 01


楔子

荣昭帝文治二十七年,昭帝喻希德病逝,太子喻文州继位,改年号昱光,为荣睿皇帝。奉先帝遗诏,加封苏贵妃为皇太后。时睿帝年方十二岁,尚且年幼,太后垂帘听政;先皇堂弟,安王爷喻希礼辅佐朝政。

睿帝年小,却是难得的知孝明礼,对太后和安王敬重有加,事无巨细都要先去请教一番,言辞谦逊,态度诚恳,倒是母慈子孝,叔侄亲厚,一时传为佳话。

 

第一章  放榜日

叶修坐在会珍斋楼上,倚着窗,顺了粒花生米扔进嘴里。对面坐着一位蓝袍公子,挺直着背,手上不紧不慢地剥着花生。月白色的袖口衬着纤长的指,平白地透出一丝贵气来。

会珍斋楼外万头攒动,金锣开道,有锦衣儒生坐于马上,从朱门而出,满面春风。小厮在前面牵着马,边走边喊:“我家少爷中了!中了!!”旁人自是纷纷道贺,一边拘揖,一边打听这是哪家的公子。

“这就是你钦点的那位状元郎?”叶修翘着腿,点点脚尖。

对面的人却未接话,只是停了剥花生的手,拍了拍,从兜里掏出一方手绢来。

 “诶,问你呢。”叶修催道,扔了颗花生米过去。

对面的人也不恼,接下花生米,再擦干净了指缝,才悠悠开口道:“不是那一个。”

叶修的目光追着马背上的背影远远瞅了几眼,状似漫不经心地道:“那是哪个?”

“往左边看。”说话的人也立到了窗边。

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车马喧喧,人群拥挤。一个小姑娘被挤到人群边,眼见脚下不稳,就要栽在马下,视线横过一只手,一把扶住了姑娘,待姑娘站稳以后,又迅速撤开手。刚才还咋咋呼呼的小姑娘,在看清手的主人时,竟是扭捏了起来,一副小儿女姿态。

小姑娘面色含羞,低着头道谢:“多谢公子。”

救人的小公子却是比被救的小姑娘更不自在,拱着手还礼:“无碍。”

叶修的目光流连了一会,便撇开眼,转头望向身边的人。

楼下的人却是在他移开目光的同时抬起头来,看的正是叶修所在之处。

 “怎么,可有不满?”喻文州笑着问,年仅十二岁就登基称帝的睿帝对着前太子伴读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叶修的眼又飞快地瞟了那人的脸一眼,小公子正辞了姑娘,待要离开。

叶修说:“挺好。”挺好看的。

荣睿帝不务正业,这头殿试放榜才宣完,那头就携着叶家大公子躲到了会珍斋观礼来了。随从的小太监劝了又劝,苦口婆心地喊“陛下不可,太后若知道了怪罪下来,奴才承担不起啊……”又或是“陛下三思,安王爷昨日递给您的折子您还没批呢……”几个理由换来换去,也没甚点新意。

荣睿帝脾气好,笑眯眯听他说,也不反驳,说完该干嘛还干嘛去。叶家公子还比较有同情心,好心安慰道:“你们陛下这是去体察民情呢,别担心。”说完两人就溜了,留下小太监守在宫殿门口,上瞒太后下瞒宫女,总管公公来了得说陛下在休息。

金榜刚挂上去,大街上围满了人,及第进士们走一步还一个礼。体察民情的荣睿帝手里握着一把刚剥好的花生,叶修夺了一半,两人边吃边聊,对这盛况司空见惯。

喻文州点点头:“何止是好,六首状元,别说大荣王朝,就是古今纵览,也找不出几个。”话到这,却是一顿,哂笑道:“我都忘了,我跟前还有一个天才神童。”

叶修赶紧摆手:“这话可不能乱说,整个长安城谁不知道我整天游手好闲,不学无术,全靠着父辈的荫庇过日子。”

喻文州举过茶杯:“彼此彼此。”

叶修也拿了一杯茶过来,两人相视一笑,碰了杯,一饮而尽。

“不过你是怎么保下这么一个人的,还是钦点的状元。”叶修嘴里衔着茶杯,也不添茶,就这么放在嘴边。

会珍斋南临市街,北靠江水,外面的窗户能看市井热闹,里面的窗户能观烟柳画桥。楼上的雅间更是别致独特,房门一关,便是自成天地。

楼梯处有脚步声传来,喻文州勾起一边嘴角:“榜眼和探花都是他的人,除去三甲,明里暗里还塞了不少门生,武试的情况估摸着也差不多。”喻文州放下手里的茶杯,眼神清明甚至凌厉:“想要得到什么,必然得付出代价。况且这个状元真才实学,也容不得他作假。”

话音落下的同时,房门便被人推了开来。

“哎哟我去,累死我了,我刚从军营回来,要出来你们能不能早点通知我,早点通知我今早就不去军中了,弄得我来来回回地跑也太不够意思了。还有啊,今天什么日子,大街上怎么这么多人,挤得要命,我废了老半天劲才钻进来。叶修快给我倒杯茶,渴死我了,渴死我了,又渴又热的。”说话的少年挤进来,早春尚寒,却是脱了外袍挂在胳膊上,手作扇形给自己扇着风。

“少天。”喻文州递给黄少天一杯茶,“辛苦了。”

黄少天接过茶,也不多礼,抱着就喝了,喝完袖子一撩,便窜到叶修身边去了。手里顺了一根筷子,晃了几下,幸灾乐祸道:“嘿嘿,我跟你说,你完了,元帅今天和我一道离开军营的,这会准是回府去了。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捂着嘴吭哧吭哧先笑了起来,“哈哈哈,到时候若发现你不在书房温书,你就完了哈哈哈。”

叶修却是不着急,撩起眼皮,溜了黄少天一眼:“我完了,你也跑不了啊,跟着我爹一块回来,还敢明目张胆地往这边跑。”叶修哼了一声,“我被发现了,我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我和你在一块儿呢,到时候受罚的就不止我一个人咯,呵呵。”

黄少天气得不行,执着筷子,“你你你……”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反驳的话。眉眼一转,转过头就跟喻文州告状:“陛下,你看看,你看看,这人过河拆桥,你还管不管了?”

喻文州笑呵呵地看戏,听到这话,神色半点没变:“不管。”

房间里风流少年,笑着闹着作一团;房门外来来往往,脚步声远了又近近了又远。

喻文州嘴角含着笑说:“叶修你别老欺负他。”手蘸了茶水,往桌上画了几笔。

叶修不以为意:“这是我欺负他么?分明是他天天招惹我。”眼神一个回转,便是万千言语,自在不言。

黄少天气急:“叶修你还要不要脸啦!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?这叫颠倒黑白,混淆视听,含血喷人!”伸手递给喻文州一张纸条,密密麻麻写满了人名。

叶修嗤笑:“哟呵,长进了,还会用成语了。”喻文州把纸条收好,含笑不语。   



————

新手上路,请多指教。

状元周X公子叶

※ 另外原创人物有,苏贵妃不是沐橙。

本来是想锻炼自己,看看能不能写完,写完再发的,结果写了不到六章我就打游戏去了,打了快一个月了……所以先发吧。

评论(7)
热度(42)
©狐白 | Powered by LOFTER